看完電影,話題聊不完,
最多人討論的話題就是───
洪麟究竟有沒有愛過王?你覺得呢?
600_32.jpg 

goodfil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7) 人氣()


留言列表 (77)

發表留言
  • RAIN
  • 感覺有又覺得好像沒有...
    不過真的是部好的電影!
    都好會演啊~~~>"<
  • 笑笑
  • 我個人覺得是有愛過的,從最後一幕,他轉頭望向王閉上眼流下了淚....
  • 靜炎
  • 愛,一言難盡

    愛恨交織

    在結局
    因為洪麟以為自己最愛的的女人被斬首示眾
    恨意和痛心
    讓洪麟決定和王同歸於盡
    當下
    才會說
    自己沒愛過王

    其實
    他是深愛著王的
    也愛著王后
  • black
  • 當然有!!

    雖然洪麟對王的表現沒有那麼明顯

    可是一些細節是可以看見他把王放在心上

    只是最後
    一向順從的洪麟
    不想讓王好過
    所以就故意說反話

    看完這部片
    我很慶幸自己是活在現代
    可以自由選擇自己的愛情

    太過濃烈的愛情
    我覺得有點可怕.
  • 匿名
  • 洪麟有愛過<王>...
    不然洪麟要死的時候
    幹麻~ 回頭看... <王>嘞!!
  • 馬爾濟斯
  • 沒有
    那只是多年的感情和對王的忠誠 感覺還不到愛的等級
  • 翼
  • 我覺得洪麟他是愛過的

    但對王又愛又恨吧?!

    因為他為了找他回來

    竟把他兄弟都殺了

    而且在最後一幕他殺王時

    其實是帶著很多的情感在內的

    最後一幕他還是回頭看王了
  • shasha
  • >< 絕對有啦。
    不然我要掀桌了。
  • 阿如~
  • 有辣有辣>"<
    洪麟死前還轉過去看著王ㄟ!我為了最後一幕不知道噴ㄌ多少淚Q.Q
  • cheer
  • 當然有吧
    看完很心痛
    洪麟沒辦法和愛的人一起就夠讓人心痛了
    最後還和王自相殘殺
  • 言
  • 我想如果就愛情而言應該是沒有吧!應該是多年相處的情感吧!
    因為洪麟從小到大,所生活的地方就是宮裡,王就是他的天,每天相處的人就王上,而做到王的要求就是他對王上的忠誠及尊重..
    結局的眼淚(導演您真棒!!.結局收的好,有無限可能,才能讓觀眾久久不忘.不斷討論)..看完已2~3天了.還在想說!!
  • ivy
  • 無論是我第一次看的時候 還是第二次再看的時候
    我仍堅持著 洪麟是有愛著王的
    這個話題 在我跟朋友們看完時 討論過 也堅持著不同的想法
    無論如何 我都相信有愛過 真的
    沒愛過 我會起笑吧 哈
  • Dicky
  • 我覺得有愛過+1。
  • 漂流時空的魂魄
  • 都是愛

    雖然是陪伴在王的身邊,但宮中又不是只有男人,侍衛中不是也有人要與宮女私奔嗎?我不太認同洪麟不曾愛過王,或許應該說洪麟真正接觸后之後,認為對后的情感才稱為愛,這樣就能推翻他對王的情感不是愛嗎?他對王的種種情感也是愛,不過因時間.空間的轉換,所以對愛的定義開始有了不同的解讀,洪麟明白王的愛,所以他知道他的求情是有用的,倘若最後他向王低頭認錯,他依然會生活在宮中,但他不要,他明白那樣沉又重的愛,終究會招致更慘痛的代價...我的解讀~捨棄愛與被愛,不如走向毀滅~
    謝謝各位看完我的評論,我在自己的部落格也寫下了觀後感,觀迎同樣欣賞這部電影的人,在我的部落格中也留下你們的感想.http://tw.myblog.yahoo.com/jw!HO27t3uRGB7t.7IGIP67DLUG/article?mid=866&prev=873&next=861(部落格連結)
  • 饅頭
  • 我覺得有愛過...
    一時氣頭上..當然會說沒有
    若說有..我想王就會砍不下去..
    洪麟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去找王的..
    一決愛恨情仇...
  • liou
  • 洪麟是愛王的,如果他知到后還活在世上會任憑王處置的.
  • 單親女王
  • 洪麟, 真的沒有愛過王!

    很確定, 洪麟並不曾愛過王. Why? 人之將死, 其言最真. 洪說沒有, 一次也沒有愛過, 那就是沒有. 有人問: 那為何死前他還要賣力看著王, 甚至想著他死後與王一同快樂的騎馬出遊狩獵呢? 其實, 那是臣子最深的忠誠. 洪一直都知道自己沒可能脫離王的手心以外, 但既然他已確定心愛的王后與他的骨肉已安全無虞, 他終究認命的決定在死後追隨愛他要他的王, 全然的忠誠, 全然的奉獻. 因為至少王讓他體驗到了真正愛情的感覺! 洪已了無遺憾了! 更何況, 他已被去勢, 還能如何呢?! 東方人畢竟充滿了認命的文化. 只是, 同志朋友看完以後一定很悶, 因為它真的不是同志電影, 卻高調唱著異性戀的歌曲, 非但沒有鼓勵出櫃, 還"策反" 成功. 同志朋友, 悶啊!
  • joa3nne
  • 呃..感覺不該在這裡發問
    但我很想找皇后在外出遊玩時唱的那首歌
    就是什麼燕京小調
    嗯..還有,看完電影都沒聽到蔡依林的慣性背叛啊??
    怎麼會說是主題曲??
    嗯嗯...那個我也想要朱鎮模唱的高麗歌謠(MP3檔)
    有誰能幫我呢??
  • 不好意思
    目前台灣沒有原聲帶進口
    過一陣子看會不會有唱片行進口韓國原版

    goodfilms 於 2009/03/31 12:28 回覆

  • 雅子
  • 有一句話 大家一定有聽過
    愛有多深 恨就有多深
    當你恨一個人 恨到想把他殺了時 你還會先跟他行禮 然後請他拔劍嗎
    也有人說 親密愛人吵架 口出惡言最是不該
    但是 通常會口出惡言 惡意的傷對方心的 就是自己親密愛人
    所以 洪麟有沒有愛王
    我想是有的
  • BONNIE
  • 細水長流的愛VS激情的愛.
    誰說洪璘沒愛過王呢...
  • 米米仔
  • 我也覺得他有愛王啦,不然怎麼會死了還回頭望著他,而且最後兩人一起在草原上的結局,更說明最後終於可以永遠在一起了!鳴~~~感動啦
  • BB
  • 當然有愛王阿!!又愛又恨的感覺很難懂啦 >_<''就是因為深愛王,所以才要殺了最心愛的王,愛的背面是恨阿!!
  • jiajen99
  • 感覺一般觀眾歌頌洪麟與后的愛情的少之又少
    反而多數是為洪麟與王的際遇唏噓不已

    是不是因為演后的宋智孝不夠美豔動人呢?
  • eva.hsia
  • 我覺得他一定是愛王,洪麟最後回頭看王的那一幕,我也心碎了。我覺得他是故意說謊,但動機為何我不清楚,可能是要王抱憾終生吧!!

    這3位主角演技真的非常到位,雖然裡面血脈搏噴張的畫面很多,但完全不會讓人有其他的遐想,是一部有劇情、有質感的好戲~~
  • Fran
  • 我也認同樓上有位寫的。
    我覺得洪麟對於王的不是愛情...在愛上王后前他或許以為是,因為從小就在皇宮,王是他的天,王說啥就是啥,又沒碰過女人。

    但是,就如同他最後對王說的:"謝謝你讓我知道什麼是愛情"...

    我認為洪麟之於王的情感是偏向十多年來生活及親密之情。

    最後的回頭一看,情緒很複雜..有感恩(沒殺王后),有愧疚(誤會王殺了后), 有無奈(王為了要他回來殺了這麼多人), 有歉疚(王對他的好+愛,他卻以這樣的方式回報)...等等,我不認為那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解釋的男男愛情。

    另外,請大家看清楚,關於那幅畫,其實並不是兩個人一起騎馬射箭,而是王射箭,洪麟的箭瞄準王。

    王在最後一次凝視那幅畫後,有個"一驚"的表情,就是他發現畫中的洪麟箭是瞄準他的。而最後在草原上的一幕,請大家再仔細看看,洪麟箭的角度是對著王的....


    相當優質的一部電影!! 編劇對於人性的刻畫細緻,演員演技優異~~ 大推~~~讚讚讚!!

  • 小蘋果
  • 王后也很可憐

    我覺得他對王不是愛
    而是一種忠誠跟崇拜
    而王后嫁進宮後卻從未
    得到過王一絲絲的愛
    她心裡一定很苦
    雖然王對后很好
    但是也沒有辦法彌補愛的空缺
    不過她有得到洪麟的愛
    讓她感受到愛是什麼滋味
  • 感動ˇ
  • 無法自拔

    洪麟是有愛王,而且愛很深!若是沒有愛王?為何一開始要拒絕婢女的傳達后意呢(不然早飛奔過去了,不需再三思考)?還有洪麟如果是愛王后的話,他可以冒死接受王后的慫恿帶她私奔啊!為何要拒絕呢?各位大大請注意@@!洪麟與高麗王兩個人有沒有愛,其實從做愛體位就可以看出端倪了!就體位來看洪麟都是在主體位,而不是被動體位,回想一下?了解了嗎!?
  • 小石
  • 洪麟是有愛王的!曾幾何時,王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可為其犧牲性命與一切!無耐造化弄人!他在一次的愛慾中,迷失了自我!就這樣陷入無底深淵!今天才剛進霜花店的我!在這場戲中!看到了王的深情與癡情!我同情王!可憐洪麟!但我不原諒后!因她到後來仍在煽動副隊長造反!讓我覺得,自始自尾都是她的導火,打翻了一池春水,且令其乾涸到亀裂!到最後,她什麼都沒有!只留下肚中的種!
  • suri
  • 還記得洪麟砍到那幅兩人騎馬射箭的畫嗎?
    當下他發現了
    先前他不經意的一句
    "如果臣可以陪著殿下射箭不是很好"?
    殿下隨即真的改那幅畫了
    再加上
    他一回宮 殿下不是責怪而是輕聲的問他說"去哪裡了? 怎麼這麼久才回來?"
    而在死前他聽到了王后的聲音
    證明了殿下沒有殺他最愛的女人
    殿下所做的一切 不過就是為了要洪麟回來而已


    因此無論他說從沒有愛過殿下是否是氣話
    至少他都知道了殿下是發自內心真正愛著他
    這也是他最後為何會流淚的原因吧!
  • 謎?
  • 那幅畫是王夢見和洪出遊打獵而畫的.畫代表的因該是王的情.王吃驚是因為洪斬斷那幅畫..


    結局是兩人笑著打獵對照著那幅畫而結束...定義倒像是那幅被切半的畫又合了?(要說洪笑著燦爛要拿箭射王也行.各有解讀)

    如果以上來解.那洪最後的回頭像是最後才接受了王?

    生前愛著后.最後卻知道王為了他弄出這場假殺后戲碼而被王的情給感動到.


    又或者王死後像是走馬燈般.夢見生前無法實現的情.讓自己走得愉快^^?

    最後結局能做千百種解讀..不過能說洪在掛點前都像他說的.不曾愛過王~
  • jjm
  • 當然愛過,
    說不愛只是氣話!
  • miki
  • 洪麟愛著王。
    因為洪麟在性上喜歡女生,因情慾而愛上后。
    他本身不是同性戀,卻能這樣愛著王,甚至對王存在著背叛情人的罪惡感,而在王熟睡時想更緊緊抱住他。
    雖然愛著王這件事,對自身性向是充滿矛盾掙扎的,但這份愛讓他拒絕跟后私奔,這種愛應該是很深很深的吧。
  • 零
  • 我也覺得洪麟愛著王
  • Tony
  • 錯覺

    洪麟是深愛高麗王的,別忘了,他們是韓國人,王后是中土元朝人氏,他們二人原本就是同仇敵愾,洪麟會與王后做愛圓房,也非愛她使然,都是為了王而做!洪麟與后不是真愛,是一種假象,以為二人結合一體就是愛(因為與王無法結合為一,古代人哪懂得從後庭呢!)所以是錯覺→愛的是王后,否則以他侍衛長的功夫,早就帶著后離開宮廷到王找不到的地方生活了,至於政治壓迫生子嗣的問題就可以解決了(王就有藉口說王后不貞節)!因為元朝就是要王后生一個元、韓混血兒將來好控制韓國的一切,甚至同化!各位大大看懂了嗎?所以高麗王與洪麟這對情人是被王后的生子陰謀論給害死的,為的是要拆散他們,造成他們互相猜忌、互相矛盾、嫉妒;她恨的是王的冷漠對待,恨的是洪麟的受寵幸(三千寵愛集一身),所以王后對洪麟是虛情假意,沒有愛(霜花糕只是一種計謀,為的是要讓洪麟感動,以為王后是愛她的)!
  • 小石
  • Tony大大講得好棒!終於講出我心中想講的話!自始至終,我覺得最可恨的人,就是王后!她不曾得過王的寵幸與愛護!所以她妒忌洪麟!終於,主僕易位後,她可以反客入主!以肉體與性愛,來控制洪麟,讓王嘗嘗沒有愛的感覺與睡冷床的滋味最後又洗腦副隊長殺了王!真是個不可饒恕的女人!試想,如果王真氣憤這一切,王大可安上一個罪名,王后早就死於幽閉之刑了吧!但王沒這樣作,他由衷希望洪麟只是因一時貪婪愛慾才忘了回頭!因此王一再的給他機會,也給王后機會!試著想導正一切!無奈王后的貪戀,又誘拐了洪麟!因此終於被抓姦!王深信,是那罪惡的"根",讓洪麟迷失了!因此他將它給斷了!可洪麟卻已迷失了!這只能說,一池春水,被無情的石子,盪了無比的漣漪!
  • Tony
  • 感謝小石大大的支持!因為每一齣戲劇在表達意境之時,都有他的內在涵意所要突顯的張力!不是像螢幕表面所表達的那麼簡單!
  • KTBPA
  • 肯定有愛過王!!!
    自己被愛過的男人自宮
    又看到愛的女人被斬首的頭顱
    抓狂的時候誰還能說的出"愛"這個字眼
    王對洪麟的信任完全崩裂
    瘋狂似的殺人令我難過
    洪麟死前見著王后沒有死
    看著死在眼前的王似乎很後悔
    三人愛情整個令我心痛死了!!!
  • 埃..
  • 這說深愛的定義真不知怎來的..
    洪麟瞞著王一而再再而三的和王后偷情
    要說精神成面愛的是王也說不通 晚上寧願不陪王睡也要溜出來和王后糾纏
    這精神的愛還真比不過肉體 或是這般脆弱的意志也還相信他真的愛王?
    王后說要私奔他又不敢 乖乖跑回王身邊乖了一陣子
    後來知道王后懷孕 碰面又耐不住偷腥結果被抓包
    一次次選擇了王后的洪麟哪一點像是愛過王?
    如果這樣叫有愛那還真是三心二意

    各位的包容力也真大
  • 小朋友
  • 果真情欲兩難

    洪麟應該是一直愛著王,不然他可以學翰白一樣跟寶得私奔,而即使不到私奔這麼轟轟烈烈,洪麟跟某個宮中的女人暗通款曲並非難事,可是他沒有。因此我覺得洪麟愛著王,而對於皇后,他是欲望,那不是愛,這一點洪麟到了最後才明白,所以在最後一眼,洪麟願意用盡力氣回頭看王,而不是一直把眼光停留在皇后所在之處。
    欲望跟愛情都會驅使我們去做很多犧牲,這些犧牲有正面的也有負面的,但欲望跟愛情最大的差別就是,欲望是短暫的,而愛情是長久的,欲望的反面是冷漠,愛情的反面卻是恨。洪麟對王的恨,同時也說明他對王的愛,恨有多深,愛也多深。
    皇后當時已經懷孕,洪麟的生命有了延續,這件事情對三位主角而言,都有很重大的意義。這是洪麟的孩子,所以王不可能殺了小孩,而王並沒有殺皇后的理由(說起來皇后會愛上洪麟,真是王的行為導致的,不然十多年無性夫妻就這樣下去,皇后沒有怨言,在朝廷的時候也挺身而出為王說公道話),因此,王拿這招騙到了洪麟時,難怪跟洪麟見面的時候會忍不住說:你這愚蠢的傢伙。因為這孩子是三個人共同的孩子,他根本不會去殺皇后啊!可是洪麟想不到這麼多,王可能一直覺得這樣的一個洪麟很可憐,所以下手的時後遲遲沒有取他性命。
    洪麟最後聽到皇后的聲音,所以他像停電很久之後突然通電一樣,腦子大放光明而想通了這一切,但已經太晚了,王被他殺了(為什麼一群人站在旁邊看都不會去請御醫啊?真是的!),他自己也被王殺了(其實王一直手下留情,洪麟自己硬要讓箭刺穿自己,加上後來副隊長又補了一刀,真是的!),最後他才體會到王對他有無盡的包容與體諒,這是君臣之間的相知相惜,也是兩人之間長達十餘年的相處,王對他除了欲望以外,一種愛情的展現。
    關於兩個人在最後一幕一起騎馬射箭的行為,就代表著洪麟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於公,他能以隊長的身份與武功保衛著王,於私,他也能以男人的身分平等的愛著王,王從來沒限制過他,而他最後總算了解了這一點。
    這部電影實在很好看,導演跟演員,還有編劇,都很用心!
  • BONNIE
  • 洪璘值得王和后的深情以待嗎?

    最近大家討論最多的就是”洪璘到底愛不愛王?”
    突然同理想到, 由另一角度來看, 王和后這樣的深愛著這個三心二意, 優柔寡斷的洪璘, 這. 真的值得嗎?

    雖然, 變成這個後果的始作俑者是王. 但….

    對王而言, 他用了他全身的力量去深愛著這個男人, 他的溫柔, 他的深情,
    他的容忍, 他的包容, 他的原諒, 他的嫉妒, 他的憤怒, 他的殘暴, 及最後他
    深深的絕望, 其原由可能只不過是當年小洪璘的那句”為王犠牲性命”所致

    對后而言, 他曾是她永遠戰不勝的情敵, 他又變成她開啟情愛的源頭,
    他對她溫柔體貼, 他為她背信君王, 又讓她嘗到戀愛及慾望的嚮宴,
    但她為了他背叛丈夫/君王, 她為了他起了謀反的意念, 她為了他將面臨
    的是孤寂的一生或無法預知的悲慘下場

    這樣的洪璘, 真的值得王與后賠上一生的生死相許嗎?
  • 齡禛
  • 唉~如果說沒有,那我會哭~~雖然一直覺得,他最後回頭看高麗王是因為他知道他誤會了他。

    以下是整理一下我的感覺:
    高麗王對洪麟是愛(100%)。
    洪麟對王是愛參雜著依戀崇拜。
    洪麟對皇后是保護欲吧!?

    都是身不由己的人呀~~
  • 高屏人
  • 洪麟絕對有喜歡王上!!
    很多幕和眼神和眼淚都有表達出來~

    會說他從沒愛過是因為
    1.王上太狠!真的給他宮刑~
    2.他以為王上真的把皇后和他的小孩和那麼多
    年的兄弟都殺了~

    所以才氣憤到口是心非!因為太氣了!在賭氣!

    他愛王上也有愛皇后~
  • Tony
  • 其實深愛的定義就是一種深層的習慣,即使經常做一種“偷”的行為(情慾的肉體高潮,比如到酒店偷吃女人就有愛了嗎?)跟愛沒有直接關係,他還是會回到習慣(王的身邊),各位大大想想洪麟到最後在草原奔馳也是想跟王在一起,而不是想像跟王后野餐吃霜花餅(情人之意)!所以真愛是沒有包容力的,希望某大大不要誤解他人的包容所在點在哪!而且是男人的話,只要女人主動奉獻身體,大部分的男人都會偷吃吧!跟對愛三心二意(包容)沒有直接關係吧!就好像有些男人搞外遇,“外婆”要他回家辦離婚他又不要,是一樣意思(因為他的內心還是愛著老婆及那個家;好比洪麟還愛著同是朝鮮人的王,怎會叛國愛元朝的女子呢?他是一時迷戀肉慾的,別忘了朝鮮人的團結民族性)!在此也希望各位大大在討論劇情之時,也想想他們所處的時代背景(是被元朝控制及壓迫的)!
  • Vera
  • 我認同25樓Fran大大的想法!

    我覺得洪麟對王應該只是一種對王上的忠與誠吧
    畢竟也是從小到大的一種信念灌輸(建龍衛

    裡面有一幕是洪麟和王躺在榻上然後洪麟去抱王
    我覺得那感覺像是在刻畫表達-- 洪麟對一個很崇敬的哥哥的一種"依戀"

    況且我想以前洪麟都還沒接觸過男女之間的愛情, 就接受了王對他的愛,
    等到洪麟遇見了王后娘娘才知道愛情是長什麼樣子吧(我覺得啦)

    洪麟對王后娘娘的"思慕之情"也許才是真正的愛
    最後洪麟對王上說 謝謝你讓我懂得什麼是"思慕之情"
    我是把這句解讀成
    洪麟以前不懂思慕之情, 只懂君臣亦或兄弟的忠誠
    所以就一直傻傻的回報著王對他的愛, 直到遇見令他思慕的王后娘娘

    maybe也是我自己主觀支持洪麟是喜歡王后娘娘啦 哈哈
  • Tony
  • 這部朕的男人(男男戀)引發這麼熱烈的討論,他是成功的一部片子!我想對樓上的大大發表一點想法,洪麟沒有傻傻的回報王的愛,他若沒有愛王?!他大可拒絕跟王作愛(又不是沒大腦,否則怎麼帶領建龍衛隊),若是王強逼,他大可以死明志,做個陽剛的洪麟,而不是溫柔的洪麟!至於對王后的“思慕之情”也未到深情或愛,它是仰慕之意(以他侍衛長的身分)及肉慾的快感迷失了自己,以為是愛;但是跟王同床共枕之情愛是不一樣的,洪麟與王作愛都是採主體位,就像夫妻之道很自然,表現出他是有愛王的!若是有續集搞不好洪麟會發現王后(政治聯姻合番,好控制朝鮮),是來滅朝鮮的,各位心想洪麟還會愛后嗎(他有愛及守護的是王=朝鮮;而非王后=元朝)!別忘了最後王后慫恿副隊長殺了朝鮮高麗王以絕後,要另立傀儡掌控朝鮮國!^^
  • 愛情會變
  • 洪麟不愛王,王何不放下他呢?

    起初我覺得洪麟愛著王,而且就算他後來愛皇后,但他也一定同時愛著王。
    不過,再看第二次電影之後,我覺得洪麟對王只是忠誠與欽慕,那不是愛情。
    那之前為什麼覺得洪麟愛著王呢?很主要的原因是我同情高麗王,他愛得遠比皇后辛苦,不得不說,朱鎮模的演技太精湛,我被他許多表情感動,覺得能夠了解高麗王的內心的嫉妒與痛苦,因此希望高麗王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愛情。
    但後來再看一次,我覺得,王是一個對感情放不開的人,他明明知道洪麟的心已經不在他身上了,但他不願意面對這個事實。最後這段感情悲劇收場,他跟洪麟連君臣都做不成。
    我想這部電影給我的啟示就是,不要去勉強一個變了心的人一定要留在自己身邊,因為那是不可能的,留得住人留不住心,最後連朋友都當不成,或甚至演變成互相毀滅的悲劇,如此的電影結局,讓人不勝唏噓,而就真實人生而言,何妨選擇更豁達的愛情態度:愛你不到,祝你幸福。這真的很難,可是就算不容易做到,也要訓練自己看開一點。
    畢竟,愛情真的無法勉強。
  • 感動ˇ
  • 本人看了霜花店三次,還是深信洪麟是愛著王,沒有變心,只是局勢逼著他否認對王的愛!否則片尾就不是洪麟想像與王一起快樂的奔馳在草原上的情境!若是愛王后,應該就要想像與王后跟未來出世的孩子共享天倫樂的樣子才對!註:一個人如果會違背從小就立的誓言變節,而沒有相對的原則,我相信這也不是導演所要闡述的精神!因為歷史的紀錄是他們已經跨越君臣之禮而產生愛,不是王后就能破壞的(內心深層的一面),然而他也拒絕王后好幾次,要不是聽到懷孕一事又心軟相見(這時是展現男人的責任感,不能作絕),又克制不了肉慾誘惑,被捉姦情,也不會如此結局下場!否則他是要回王的身邊,先避開后的性愛引誘,到鄉野先住一段時日,等三角關係平靜之後再回王宮與王回溫!王后的生子陰謀論為的就是要拆散王與洪麟的男男愛!這是一部非常耐能尋味的好影片,值得一看再看哦!
  • 謝謝你看這麼多次!
    請告訴你的朋友親人,快進戲院看這部好電影!謝謝

    goodfilms 於 2009/04/04 01:04 回覆

  • 感動ˇ
  • 請問版主:日後"霜花店~朕的男人"DVD(一刀未剪)會出現在坊間販售嘛!?何時有?本人想收集,若沒有,則會有遺憾的感覺!導演的細膩操刀'演員的精細演出喜怒哀樂七情六慾的環環相扣,真是令人震撼!感動!我相信愛是沒有性別差異的,也沒有誰對誰錯的角色立場!只有自己對愛的付出與忠誠!才是"真"愛..........
  • dvd之後是會出的,請靜待,最重要的是現在請幫忙宣傳好口碑,讓大家進戲院去感受這部電影的魅力!謝謝!

    goodfilms 於 2009/04/05 00:21 回覆

  • 阿金
  • 我覺得洪麟比較傾向愛王多一點

    其實洪麟的內心是很矛盾的…
    對王的是敬意是忠、對王的知遇是義、對王的錯愛是情
    但在決意殺王的那一刻,是因為誤以為所愛的王后己死…王 已不是昔日洪麟所認識的那個王。
    但在王死後~王后哭著出現時…洪麟才知道,其實王沒有變,王既是那麼的深愛著洪麟,亦忍不下心殺了王后和肚子裡所孕育洪麟的孩子…那是因為王還是懷念著洪麟的溫柔
    洪麟愛的很辛苦…面對著王的深情與對王后的思慕之情,我覺得洪麟比較傾向愛王多一點,對王后的愛則是一種責任
  • 小石
  • 我同樣的看了幾遍後。一次比一次看得更仔細!每次看,我都會刻意注意周遭人的表情或是當對白下的時候,我會留心於臉上的感覺!這時,會發現,一次比一次的感覺更動心!因為這戲真的需要一些內心與表情才能表現出來!
    每次看,每次心痛的程度都不一樣。
    終於,我可以了解一些比第一次看更不同的感覺!
    原來,生在帝王家,都有很多無奈!魚與熊掌果真無法兼得。
  • sherry
  • 第一次一部電影看了兩次.洪麟說對后是愛慕之情.愛慕應該是指喜歡.而非愛.洪麟和后給我的感覺就是充滿肉慾.兩人一見面就是做那檔事.后要求洪麟帶她走.洪麟說他是戒慎恐懼.他應該是覺得對殿下承認喜歡后就已經是背叛了殿下.之後要殺殿下是因為孩子沒了吧!孩子是責任!何況後來他被閹了.這孩子就是他唯一的後代.之前若非也是因為孩子.洪麟怎會去見后.他也很相信的跟后說:殿下一定會把這孩子視如己出.請娘娘放心.而且他真的是決定離開一陣子再回來宮中.不然也不會和殿下一起彈琴.陪在殿下身邊畫畫.兩人笑著說話.像是從前一樣.
    最後
    他以為后死了.他認為從前的殿下變了.不然他也不會問為什麼殿下一定要這麼做呢?殺了后孩子也死了.也等於殺了他.才會說出他一次也沒愛過殿下.是為了報復.到最後他知道真相.不然也不會硬撐起脖子轉向看著殿下.流下了眼淚.這時他才知道原來殿下從頭到尾都沒變對他好一直愛著他!所以洪麟當然愛殿下.另外后告訴洪麟她懷孕了我也認同是陰謀論.后是跟洪麟說:要不要讓明天就離開宮中的人知道這件事.孩子讓洪麟心又起了波然.況且後一直希望洪麟能帶她走.破壞洪麟和殿下.
    重要的是洪麟一定愛殿下!好懷念一開始的殿下和洪麟兩人世界!
  • 好感動
  • 我100%覺得洪麟有愛過王,不然怎麼晚上共寢時會主動依偎在他身旁呢..
    而且結局到限在還是留在腦海揮不去呢~真的是超級大悲劇阿~不過到最後知道自己誤會王而把頭朝王的那邊 
    這應該間接的跟王說{對不起}了吧!哀哀~眼淚流不停><
    我最佩服的還是3位主角的演技,
    戲中有些不需言語也能感受到他們之間的糾葛,
    所以超級支持這部片子~~~~~
  • 小石
  • 看了兩遍後,腦中再重覆多遍!總覺得,好諷刺,一開始第一幕,洪麟誓死護王,兩人為彼此受傷,王被刺到險喪命、洪麟則重傷!可是最終,兩人卻是兵戈相向!王一開始步步退讓洪麟!直到那幅兩人的畫被劈破!王才深感痛心的全力揮刃!這是有頭有尾的劇情!但也是讓人心痛的結尾。洪麟的最後兩眼,擔心的一眼給了王后,確定她的安危!拼命最後一眼,給了王!滿是愧疚的心與眼和淚,卻是再也喚不回那後悔的愛。看得我滿是心酸。

    但說真的,我從頭到尾都沒掉淚!只是心裡有不捨!讓我掉過淚的片子,只有藍宇~~從此看任何片,都不曾再掉過淚!
    只是會一直殘留片段再腦海中!
  • NYDIA
  • 王是洪麟最難割捨的初戀

    王對洪麟來說...就是洪麟最刻苦銘心的初戀.
    因為在洪麟還年幼無知的時候.他就知道為了保護王甘願奉獻自己的性命.
    感覺上他知道他這一生只為了王而存在.
    進而年紀增長.對王的仰慕和忠誠也讓洪麟的世界是以王為中心在轉.
    而王對洪麟傳答的超越君臣的感情也讓洪麟這份看似應該是崇拜事實上卻不是的感情得以真正的疏發..
    這就是愛呀!是最原始的感情...是洪麟的初戀.
    雖然之後遇上了王后.
    他發現原來還有另外一種溫柔是如此的吸引人.而王後的的主動和綿綿情意也是洪麟最後背叛的主因...
    不然其實洪麟儘管聽了命行了房...但對王一直有種罪惡感.不然他也不會和王在外頭過夜的那一次.想緊緊的抱著王入眠.以表答他對王的歉疚.
    所以洪麟是真的有愛過王.而且是全心全意的深深愛過.只是如同大多數的初戀一樣.最後都是沒有結果的.洪麟很清楚王對他深深的愛戀.而洪麟也很清處自己"曾經"對王的那一片一往情深
  • 心悶悶
  • 看完結局.其實一開始真的不知道該為這部片下什麼注解!心裡就是覺得悶悶的.看到最後兩人揮刀相向.砍的你死我活.就覺得很悲哀.為什麼兩個人會走到今天這種地步?想起一開始的兩人世界.殿下遇刺.洪麟抱著殿下一直喊殿下殿下殿下.而後哽咽不斷流淚.到最後看殿下的一眼.真的很諷刺.小時後的洪麟對殿下說:願為殿下犧牲生命.在所不惜.最後.是洪麟親手殺了殿下!而殿下心痛的表情.溫柔撒嬌的表情!洪麟大喊保護殿下的時候.最後看著殿下流淚的洪麟.至今仍斷在我腦海裡.不斷跑出來.....真的好不捨.洪麟是愛殿下的
  • 米
  • 我邀好幾個朋友結伴去看
    多數看完心情都好悶
    每個都愁眉苦臉的
    可見這部戲張力很大
    深入人心
    支持!
  • 錠錠
  • 有愛啊~(狂點頭)

    昨天和朋友進電影院看這一部,我朋友看到洪麟揮刀向殿下時,就狂哭,還一邊說別殺了,我是看到最後洪麟說賭氣說不愛皇上時,我才大哭的
    那個決對是賭氣的,大家可以注意洪麟的表情.如果那麼明顯也看不出來.我真的也不知該說什麼是好
    是說,洪麟有沒有愛過殿下嗎~決對是有的,要不就不會一開始殿下被刺殺時他佷生氣砍斷刺客的手,只是到中間洪麟有點迷失了,殿下也爆走了(默)
    雖然我想發表一下洪麟和八婆的感情,但本人就是對她很不爽,所以賣爽貢
    是說馬呀洪麟好帥啊~又高又帥
    看完後整個人就是很bule覺得為何沒在一起啊~(哭奔)
    題外話:我們去電影院時也有看到一個男生自己去看..怎麼沒跟你男朋友一起來呢~(爆)
  • juruteknik
  • 我也看了这部电影几次,其实,一样的电影给不同的人带来不同的感觉也算是一种成功吧!姑且不谈三人之间到底是谁爱谁的这个问题上,但是,有好多镜头和情节都是很感动人的。

    个人很喜欢的镜头很多,但是最最最感觉深刻的大概就是以下几幕了!

    1.在野餐时遇上刺客的时候,王为后舍身挡箭的动作也是一种有情的表现!

    2.在宫外洪麟哭着抱着王入睡,我想是因为王的关心感动了洪麟,也让洪麟感到愧疚和难过。

    3.王在廷宴上唱着霜花店的歌谣,绝对是一个经典。。

    4.王和洪麟一起弹琴和王画着两人打猎的画和那时候的微笑对话,也是让人为之动容的。

    5.被救离王宫后,洪麟骑马回宫停在大草原的那一刻,让我觉得,他心里充塞的矛盾,他一定在挣扎着,不知道这一个回去,是为了王还是为了后?

    关于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无论洪麟和皇后那样的爱欲是不是爱情的表现,但是几乎每一次的幽会都是皇后主动。但是洪麟和王之间的互动却是那么的自然。所以,我相信,王和洪麟之间拥有的感情,一定比洪麟和皇后之间所拥有的更多更美好更珍贵!两个都是仁慈和有责任的男人,从开头王为后挡箭,到后生病王还记得要为后煮草药退烧的举动,(王对洪麟的好不多说也说不完,呵!)我都相信王对洪麟和后都是十分的珍惜。

    反观,我却看不到后对王和洪麟的付出,尤其是对洪麟的诱惑,似乎只是出于一个狼狐之年的女人的不甘寂寞。但是造成这样的结局,其实三个人都有责任。但是,人的自私是应该的,把对一个人的爱看的那么重,不过是对爱情的认真,我们也没有去批评和埋怨的权力,只能轻叹一声,但愿自己可以遇见自己所爱的人,彼此爱着对方一起相伴到老。。
  • 感動ˇ
  • 謝謝!版主大大!日後若是出版DVD,我一定要收藏,否則有遺珠之憾!總結覺得王和洪麟是相親相愛,因為時代背景的壓迫及控制,不得不背叛彼此愛的信條,做一些犧牲'割捨'內心煎熬的程度不是"那個不懂愛"的人所能理解!王后是因為"性愛接觸"而迷戀洪麟的性強而有力,每每都要引誘洪麟上床,來達到自己的私慾,她是性愛而愛,非真愛而愛!反正王是不碰女人的,唯一選擇還是洪麟!但是洪麟是愛男人的!否則後宮內那麼多的女人,為何沒有像翰白一樣找個女人談戀愛,私奔,離開建龍衛隊!做個平民百姓夫唱婦隨呢!或是向王爭取結婚生子呢!一樣可以保護王啊!
  • Tony
  • 為愛犧牲

    個人這段日子幾經思考著劇情,洪麟還是深愛著王!因為洪麟對著王說:為何偏偏選擇是他?這也是告訴王,我是愛你的,為何你能輕易的把我送給別人當寵物一樣,任人擺佈(情慾方面)就為了生子嗣的政治因素!洪麟其實有百般的無奈(在王宮中沒有自主權,只能順從);洪麟或許心想既然王你要愛人我"做人"成功,好.....那我就做徹底一點!讓王悔恨當初的選擇!等當倆人走向毀滅時,只有在天國的世外桃源~~~空曠的草原騎馬射箭,快樂的奔馳,最愛相隨才是倆人能盡情擁有的天地!
  • sherry
  • 當然愛.一開始眼中只有殿下是假的嗎?流淚哽咽叫著殿下是假的嗎?一開始跟王后圓房只是想幫殿下鞏固王權.主動抱殿下是假的嗎?10多年的感情比不上幾個月的接觸?我不相信.從第一次看霜花店到昨天看了第三次.看到至今腦中仍是他們倆.我快瘋了.另外.我打了6篇算是心得吧!有興趣可以去看一下^^http://www.wretch.cc/blog/Sharon9621/31608900
  • 屁均
  • 洪麟是沒愛過王的,他是一個非常忠臣的人,片中他從小就誓死要保護王,自然對王(性)的要求也只有順從。
    至於最後留下的淚,應該是了解王對自己深刻的愛,及悔恨自己沒有相信王(不會傷害王后及他的骨肉),而錯殺了他!斷送了多年的君臣情誼。我在這邊要幫王后說話,若王后不愛洪麟,她怎願意放棄榮華富貴要跟他私奔,怎會不顧自己的性命危險幫助孩子唯一的爹逃出宮外,自己卻陷入恐遭王殺害的危險之中呢?
  • Tony
  • 忠臣不等於身體就要被強權所操弄,也可以娶妻生子盡忠職守,克盡臣子之責,豈有隨便之理

    樓上的大大.....!洪麟若如你所說的見解,那麼這部歷史劇就失去他的靈魂所在!就變的毫無意義,那麼洪麟就不是英姿煥發的人了,而是一個愚忠的人了!唉.........!
  • 00
  • "當然愛過"再加我一票!
  • 浣熊
  • 肯定是愛過

    至從看過電影~它的劇情就一直身深印在我腦海。王是癡情的,他深愛洪麟是不用懷疑的。至於洪麟~他最後給王一個比死還難過的答案(我從沒愛過你)聽了真令人心揪在一起~嗚~好心碎喔!其實他是在賭氣~恨王把他自'宮了~誤會王把懷他孩子的皇后殺了,所以才說出賭氣的話也想跟王同歸於盡。我可以理解當王被愛人背叛的憤怒~當你被心愛的人背叛會做出不理性的行為。由愛生恨是人的本性。王最後用他的權力制裁背叛他的人。可是偏偏高麗王才是劇中最慘烈最令人同情的人。真不希望看到悲劇~不過後來導演在片尾加入讓人感到新慰一點的Ending~倆人在天國裡在一起無憂無慮的騎馬奔馳畫面~所以洪麟是愛王了
  • 洪麟
  • 宣誓

    各位現代版的大大安~~!我是建龍衛隊長內心一直深愛著王!王也深愛著我!我們超越君臣之界線'共同愛著我們的家園,要不是元朝的野心想掌控我們的國家(朝鮮),也不會有元朝公主前來政治聯姻,當我們的第三者,產生為了繼承王位的問題,王選擇我(王想擁有我的血脈)代打傳宗接代@@",打亂一池春水~無奈~!我與王之間的親蜜都是出於自願(相愛),反而是王柔情似水,都會順從我的要求!翰白沒死也是我保住的;我若不愛王的話,我會寧死不屈舉劍自盡了,請某樓的大大,不要把我男人的自尊心放在地上踩!我不是因為王的權勢而將身體給予蹂躪,我是一個保衛王(保衛愛人);保衛國家的男人.....!最後我與王要同歸於盡是因(誤會)王(由愛生恨)的趕盡殺絕!但是因為深愛著王,所以最後剩下的一口氣我想的還是與王在大草原上快樂的奔馳!而不是跟王后在大草原擁抱!請各位大大一定要口耳相傳來看我們霜花店哦!^^
  • shin75102
  • 我覺得
    這個問題,不是愛不愛
    而是不再愛了

    縱使跟一個人有再多的回憶、再多深刻的感情
    一但不愛了,就只能是這樣
    他不是沒有愛過王,但他只是後來愛上了王后

    愛情很殘忍
    如果當初不是另一個人給了同等的回應
    我們又怎麼會將對方這麼細細的捧在手心呵護
    只是,會變質的感情
    事後在追問什麼都沒有用

    王也知道
    但他在最後,仍然想聽一次護衛親口說出的
    也許是下意識想給對方又一次的機會

    護衛死前看王的那一眼
    百分之百不是愛誰多一點的問題
    只是在原來懂得誤解這麼深愛自己的人
    那種懊惱、悔恨
    無關於愛的問題
  • Vi
  • 真的見人見智了..
    大概只有導演.作者才知道吧...
    每個人的體會也不同...

    但我認為是有的.....
    絕對有........
    沒愛的話一早已經開王上了~
  • 月光倾城
  • 霜花店结束后,讨论最多的就是这个问题。比较有趣的是。。。网上评论大多认为爱的,而俺周围的DM狼,则大多认为不爱。虽然,真的很心疼王,希望洪麟爱他。可我还是觉得洪麟对王并不是狭义的爱情。
    个人感觉,洪麟的性格其实很实诚,从小到大,他的世界都是以王为中心,保护王,敬爱王。而王的依赖,洪麟必然也欣然接受,所以洪麟对王的种种关爱是否出于爱情,很难判断。只是从后来他和王后的种种来看,未必是爱情。但是无论爱情上是否背叛,他对王的君臣之情并没有改变过,也所以背叛后,才有了他的矛盾和痛苦。或许他们都不知道这究竟是何种感情吧。
    只可惜,作为一个男人,他还是爱上了一个女人,虽然我也没搞懂从头到尾。。。俩人就活塞运动,这感情是咋出来的,汗。。。
    但有一点,我始终坚持,洪麟和王的感情是压过他和王后的,那种混杂了太多羁绊的深厚情感,不是一时的激情可以胜过的。只可惜导演非要让他们走上最极端的绝路,所以咱都没有那个幸运看到激情冷却的一天。
  • OCCLUMENCY
  • 似是而非

    我認同67樓大大的想法

    不是愛不愛,而是已經不愛了‧‧‧而是後來又愛上了王后。
    王后其實並不是要背判王,他會這麼告訴副隊長,只是想要保護洪麟。

    為何大家要一直討論單方向的性向呢?
    情感是不分男女的,有可能他是雙性戀呀!不是嗎?
    會因為互動而產生情感進而有愛,都是自然而然會發生的人類情感,
    不管是同性(王與洪麟)或者異性(王后與洪麟)的相愛,一般人認為是因為環境或者是其他因素而迷失了,
    這是不公平的,那也是愛情沒錯,只是插在時間長短、愛的濃烈程度罷了,而我們不能否認他是愛情。

    (以上是我個人的觀點)
  • 印象派
  • 我個人認為沒有

    如果洪麟有愛過的話,為何皇上要問?皇上問了應該是表示皇上自己突然醒悟原來洪麟從沒愛過他,皇上突然了悟洪麟過去對他的感情,只是一個種臣子的回應,也因此因愛生恨。

    如果洪麟是雙性戀,則當皇上發現他和皇后的姦情時,不論他是為了要保護皇后或保護自己,他大可以回頭利用「感情」保全他們彼此,那就很像「喜宴」中兩個男人確實相愛,後來只是介入一個女人而已,但是「霜」很明顯的是---洪麟不是同性戀,不是同性戀就很難說對皇上有過男女之愛,最多是...君臣之愛吧。

    洪麟與皇上共枕十年,完全基於他沒接觸過愛慕的女性,因此以臣子的角度配合皇上吧,甚至...就像...異性之間也會有假性高潮,不是嗎?

    那幅畫的意境,全然是皇上的一相情願,洪麟毫不猶豫就將它砍斷了,而且巧妙的是從中 一刀兩斷,顯示潛意識裡,他恨極了那種受到皇上禁臠的痛苦...最後...兩人草場上奔馳的畫面,一半融入皇上的意念,一半融入洪麟的,生前洪麟就透露出他的男性意識(問皇上為何不把自己也畫成射箭),夢境中,洪麟隨著皇上也架起弓箭,不知各位有沒有看到洪麟由柔轉剛的表情,是很男性化,也有一種讓人聯想到---洪麟想射死皇上的感覺。

    我的發表或許太主觀,不否認說看電影就像看畫一樣,解讀的角度會隨各人的想法和心態而有不同,若令認為他們兩人相愛的觀眾有所不滿,就很抱歉了,以上純粹是個人觀賞的角度,也才能讓我這個不接受男性戀者可以接受的原因吧。


  • 大師不呆
  • 洪麟沒愛過王吧,她和王的感情交雜太多面向:君臣之情、、兄弟之情,王跟他一起長大,服從王的需求應該是他從小就被灌輸的觀念,所以我想就算王的要求再過分他也會答應吧!所以我覺得洪麟跟王發生關係,是基於服從和兄弟友誼吧,只是洪麟分不清楚原來這已經超過友誼了!
  • Una
  • 我最難忘的是洪麟倒在血泊中,看到皇后沒死,那神情就像是心安的微笑。而他後來轉向王留下的淚
    應該是愧疚、悔恨的...
    我覺得他轉頭朝向王的動作就好像是願意重新跟隨王一樣,而畫面最後停止在兩人奔馳狩獵'完整'的畫上.不是破裂的那張.應該是象徵他與王靈魂上和解了.而且兩人都快樂的微笑著.像從前一樣...
  • 愛上趙寅成
  • 看完電影後…
    發現張愛玲說︰通往女人心理的路是陰道!!
    這話一點兒也沒錯!

    因為王是個同性戀,沒辦法接受女人…
    只為了要生個皇太子,確保自己的王位…
    只好要求自己心上人,去和王后發生關係…

    王后與洪麟的結合,是在這種不得已的情形下…
    是從起初的猶豫→抗拒→半推半就→愉悅→到無法自拔…
    倆人就是先有肉體的關係之後,才產生了愛意。

    王對洪麟是很痴心且用情至深,但因環境所逼,做了錯誤的選擇!
    從起初對洪麟的信任→質疑→猜忌→吃醋→妒嫉→憤怒→毀滅

    而對一個從小就受到王寵愛的人……
    洪麟的內心深處,實在是不了解,他對王到底是愛還是順從?
    起初他也只以為自己是在執行王的命令!
    沒想到却”身不由己”的愛上了王后,却背叛了王?

    他們三人糾纏不清的感情,都是先由”性”才發展出”愛”來的!

    最後洪麟死前的那一幕,令人很難忘!
    看到懷有身孕的王后平安,令他安慰的眼神!
    及轉身看王時那對愧疚的眼神!
    這雙性戀人的心情還挺複雜的呢?

    這兩位男主角的內心戲實在演的太棒啦!


  • 楞伽經
  •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第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楞伽經義記(卷第四)


    太虛大師講述

    十四年夏在寧波天童寺講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第四


    己十一 如來覺性門

    庚一 問


    爾時、大慧菩薩白佛言:「世尊!惟願為說三藐三佛陀,我及余菩薩摩訶薩善於如來自性,自覺覺他」。佛告大慧:「恣所欲問,我當為汝隨所問說」。大慧白佛言:「世尊!如來應供等正覺,為作耶?為不作耶?為事耶?為因耶?為相耶?為所相耶?為說耶?為所說耶?為覺耶?為所覺耶?如是等辭句,為異為不異」?


    前所講如來知見,即如來體性,然亦是就自證上明,此則在化他悟他上更加抉擇討論。現世及後來諸菩薩善於通達究竟圓滿正遍知之自性,可為來問眾生如理開導,不致墮於妄想,此佛所以任大慧之所問而為答也。大慧所問種種,擬佛自性辭句,此中略舉五對以發其端,請佛辯其為異不為異也。


    庚二 答

    辛一 長行


    佛告大慧:「如來應供等正覺,於如是等辭句,非事非因。所以者何?俱有過故。大慧!若如來是事者,或作、或無常,無常故一切事應是如來,我及諸佛,皆所不欲。若非所作者,無所得故,方便則空,同於兔角、槃大之子,以無所有故。大慧!若無事、無因者,則非有非無,若非有非無,則出於四句。四句者、是世間言說;若出四句者、則不墮四句,不墮四句故智者所取。一切如來句義,亦如是,慧者當知。如我所說一切法無我,當知此義、無我性是無我。一切法有自性,無他性,如牛、馬。大慧!譬如非牛、馬性,非馬、牛性,其實非有非無,彼非無自性。如是大慧!一切諸法非無自相,有自相;但非無我愚夫之所能知,以妄想故。如是一切法空、無生、無自性,當如是知。如是如來與陰非異非不異;若不異陰者,應是無常;若異者,方便則空。若二者,應有異。如牛角,相似故不異,長短差別故有異;一切法亦如是。大慧!如牛右角異左角,左角異右角,如是長短種種色各各異。大慧!如來於陰、界、入非異非不異。如是如來、解脫非異非不異,如是如來,以解脫名說。若如來異解脫者,應色相成;色相成故,應無常。若不異者,修行者得相應無分別,而修行者見分別,是故非異非不異。如是智及爾焰非異非不異。大慧!智及爾焰非異非不異者,非常非無常,非作非所作,非有為非無為,非覺非所覺,非相非所相,非陰非異陰,非說非所說,非一非異,非俱非不俱。非一非異、非俱非不俱故,悉離一切量;離一切量,則無言說;無言說則無生;無生則無滅;無滅則寂滅;寂滅則自性涅槃;自性涅槃則無事無因;無事無因則無攀緣;無攀緣則出過一切虛偽;出過一切虛偽則是如來;如來則是三藐三佛陀。大慧!是名三藐三佛陀佛陀。大慧!三藐三佛陀佛陀者,離一切根量」。


    佛以大慧所問辭句,擬議佛之自性,皆有過非。且言事因,事是果實,因是因能,而如來非可在功能、事實上妄揣也。如來圓滿無際,非因而因,非果而果,不可執說,故非造作亦非無常。夫世間一切事事物物,皆造作無常,如來若是造作無常,一切事應皆是如來;此為諸佛皆不可忍。然如來亦非非果事,若非果事,則菩薩六度、三祇之精修,豈非空無所獲?但一如來杜撰虛名,非因所成之果事故。是故如來非因非果,亦非非因非果,超於世間四句之見,以無相違及戲論故。蓋世間四句義,皆由執有一法而起,說有說無,非有非無,皆虛妄意識所分別,非同佛之所說,正遣一切分別。佛恐末世誤會,妄計如來墮於四句,故特詳辨。又、一切法無我者,法法緣起無礙,於中無有主宰我性,非無一切法也。所以一切法但無我,並非無一切法自性,不過言其無妄計之我及自性外之他性。譬如牛無馬性,馬無牛性,然非無牛、馬之自性。又、一切法非無自相,自相者、離言說分別之一切法自性,離於四句,愚夫妄想所不能知。一切法無我、無自性之義如是。一切法空也,無生也,皆如是觀。由此可知如來與五陰等非一非異,陰、界、入為無常生滅差別之法,而如來非是,故非一;若如來非陰、界、入者,則菩薩方便修行不懈,豈非又徒勞無益?是故非異。喻如牛之二角,皆具角之名相故非異;有長短顯色之別,故非不異。由是可知如來與解脫非異非不異:如來非色身,非生滅無常,故非異;然三乘修行者同得解脫,而大小有差別,故非不異。由是又可知正智與爾焰──即所知,佛智所知即第一義境界真如──非異非不異:正智、真如平等一相故非異;然真如由正智而顯,故非不異。正智、真如皆離言說分別之自證相,離一切比擬思量等,故實非一非異,非俱非不俱,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則真是如來,真是正遍知覺者。斯又可以台教之三德顯:前言一切法空、無我、無自性等,即般若德,盪空一切法執。如來、解脫不一不異,即解脫德,因解脫身同二乘也。正智、真如不一不異,即法身德。此三德不相離而又各不相即。非因生之果,非能作之因,亦非非因非果,離一切意識上根覺比量。


    辛二 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悉離諸根量,無事亦無因,已離覺、所覺,亦離相、所相。陰緣等正覺,一異莫能見,若無有見者,云何而分別?非作、非不作,非事亦非因,非陰、非在陰,亦非有餘雜,亦非有諸性,如彼妄想見,當知亦非無,此法法亦爾。以有故有無,以無故有有,若無不應受,若有不應想。或於我、非我,言說量留連,沉溺於二邊,自壞壞世間。解脫一切過,正觀察我通,是名為正觀,不毀大導師」。


    明如來非見聞覺知可得是離根,非卜度思量可到是離量。五陰與如來非一非異,非有造作,非無造作,非所造事,非能造因,非彼妄想上所見之自性,亦非無一切法自性,有無對待之法,皆不應立。不了一切法離言之真實性,或說此法是如來,此法非如來,執計妄見,自壞壞人。當解脫此一切過,修正觀而明佛意,勿謗佛法。


    己十二 不生不滅門

    庚一 設問


    爾時、大慧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世尊說「修多羅攝受不生不滅」。又世尊說:「不生不滅是如來異名」。云何世尊為無性故說不生不滅?為是如來異名」?佛告大慧:「我說一切法不生不滅,有無品不現」。大慧白佛言:「世尊!若一切法不生者,則攝受法不可得,一切法不生故。若名字中有法者,惟願為說」。佛告大慧:「善哉!善哉!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分別解說」。大慧白佛言:「唯然、受教」。


    一切經中說不生不滅,是無法之義耶?抑是如來異名耶?佛答:所說一切法不生不滅,有、無見不可得。大慧復問:若一切法不生,則一切法亦不可得,是法既不可得,又何得有不生不滅法是如來異名耶?非請佛說明不可矣。佛乃贊其問而答之。


    庚二 正答

    辛一 異名釋


    佛告大慧:「我說如來非無性,亦非不生不滅攝一切法,亦不待緣故不生不滅,亦非無義。大慧!我說意生、法身,如來名號。彼不生者,一切外道、聲聞、緣覺、七住菩薩非其境界。大慧!彼不生,即如來異名。大慧!譬如因陀羅釋迦,不蘭陀羅,如是等諸物,一一各有多名,亦非多名而有多性,亦非無自性。如是大慧!我於此娑呵世界,有三阿僧祇百千名號,愚夫悉聞各說我名,而不解我如來異名。大慧!或有眾生知我如來者,有知一切智者,有知佛者,有知救世者,有知自覺者,有知導師者,有知廣導者,有知一切導者,有知仙人者,有知梵者,有知毗紐者,有知自在者,有知勝者,有知迦毗羅者,有知真實邊者,有知月者,有知日者,有知主者,有知無生者,有知無滅者,有知空者,有知如如者,有知諦者,有知實際者,有知法性者,有知涅槃者,有知常者,有知平等者,有知不二者,有知無相者,有知解脫者,有知道者,有知意生者。大慧!如是等三阿僧祇百千名號,不增不減。此及余世界,皆悉知我,如水中月,不出不入。彼諸愚夫,不能知我,墮二邊故。然悉恭敬供養於我,而不善解知辭句義趣,不分別名,不解自通,計著種種言說章句,於不生不滅作無性想,不知如來名號差別,如因陀羅釋迦、不蘭陀羅。不解自通,會歸終極,於一切法,隨說計著」。


    佛說非以無法說為不生不滅,亦非攝取不生不滅而為如來,亦非待緣而有,亦非有其說而無義。平常佛說不生不滅,即如來之別名。依最勝意生身、法身、說為不生不滅,但非外道二乘乃至七地以前菩薩所能知耳。故不生不滅即如來別號,猶之帝釋有因陀羅釋迦等別名,不蘭陀羅等乃至其他萬類,亦皆各有多名,雖多而其物則一,亦非無此物自性也。故我釋迦佛,在此娑婆世界亦有無數別名,凡愚眾生,雖聞、雖見不知即如來之別號,所以有知為如來者,一切智者,佛者,乃至意生者。有三阿僧祇不增減之數,在十方界,無不如是隨眾生心而見。佛喻如水中月,隨感而現,不出不入。愚夫雖知敬供,唯未解義,故終於名號上隨言計著,不能自通會歸聖智,而於一切法異名差別,皆為所縛矣。


    辛二 離言釋


    「大慧!諸彼痴人作如是言:「義如言說,義說無異。所以者何?謂義無身故;言說之外,更無餘義,惟止言說」。大慧!彼惡燒智,不知言說自性,不知言說生滅,義不生滅。大慧!一切言說墮於文字,義則不墮,離性非性故,無受生,亦無身。大慧!如來不說墮文字法,文字有無不可得故,除不墮文字。大慧!若有說言如來說墮文字法者,此則妄說!法離文字故。是故大慧!我等諸佛及諸菩薩,不說一字,不答一字。所以者何?法離文字故。非不饒益義說。言說者、眾生妄想故。大慧!若不說一切法者,教法則壞,教法壞者,則無諸佛、菩薩、緣覺、聲聞。若無者,誰說為誰?是故大慧!菩薩摩訶薩莫著言說,隨宜方便廣說經法。以眾生希望、煩惱不一故,我及諸佛為彼種種異解眾生而說諸法,令離心意意識故,不為得自覺聖智處。大慧!於一切法無所有,覺自心現量,離二妄想,諸菩薩摩訶薩依於義不依文字。若善男子、善女人依文字者,自壞第一義,亦不能覺他,墮惡見相續而為眾說,不善了知一切法、一切地、一切相、亦不知章句。若善一切法、一切地、一切相、通達章句,具足性義,彼則能以正無相樂而自娛樂,平等大乘建立眾生。大慧!攝受大乘者,則攝受諸佛、菩薩、緣覺、聲聞;攝受諸佛、菩薩、緣覺、聲聞者,則攝受一切眾生;攝受一切眾生者,則攝受正法;攝受正法者,則佛種不斷;佛種不斷者,則能了知得殊勝入處;知得殊勝入處,菩薩摩訶薩常得化生,建立大乘,十自在力,現眾色像,通達眾生形類、希望、煩惱、諸相,如實說法。如實者,不異;如實者,不來不去相,一切虛偽息,是名如實。大慧!善男子、善女人不應攝受隨說計著,真實者離文字故。大慧!如為愚夫以指指物,愚夫觀指,不得實義;如是愚夫隨言說指,攝受計著,至竟不舍,終不能得離言說指第一實義。大慧!譬如嬰兒應食熟食,不應食生,若食生者則令發狂,不知次第方便熟故。大慧!如是不生不滅,不方便修,則為不善。是故應當善修方便,莫隨言說,如視指端。是故大慧!於真實義當方便修。真實義者,微妙寂靜,是涅槃因;言說者妄想合,妄想者集生死。大慧!真實義者,從多聞者得。大慧!多聞者,謂善於義,非善言說。善義者,不隨一切外道經論,身自不隨,亦不令他隨,是則名曰大德多聞。是故欲求義者,當親近多聞,所謂善義。與此相違,計著言說,應當遠離」。


    佛法使人因言辨義,不當隨言取義。乃有愚痴妄計言說即義,二者一致。蓋以詮言之義,體不可見,遂計言外無義,唯是言說。此等惡見,不知言說墮於文字,是生滅法;第一義離文字,離有無,非生滅法。佛以離言說,離分別智所證法,為眾說此令離文字言語分別,非墮文字有無者能了解。故佛菩薩說法宣化,無時不說,無處不說,而說者、問者、答者,無一字可得。古人喻如空中鳥跡,不可捉摸。倘說者、問答者、見聞者、墮文字,非特不能饒益,且增妄執。然離文字言說,非閉口不說,閉目不看也。若墮於不說句,則是破壞教法,佛及三乘誰為誰說?故佛、菩薩隨宜而說,不著能教所教,正可說法教化,以殊勝方便隨順眾生煩惱根性之不一,而各令其離三界有漏妄習之八識心心所聚,舍二分別。以遣離虛妄分別故,無分別智即得現前而證真如。故菩薩觀一切無所有,覺自心現量,依義不依文字;以依文不依義,自壞亦壞他故。若善了知一切法相,通達句義,正智具足,則不樂著相而得覺法樂,以平等大乘法攝化眾生,紹隆佛種,自證悟他,兩臻勝妙,宏揚離言說虛妄分別之正法,是真實第一義!奈何愚者只求文字,不觀實義!如人指物以示,但觀其指而不見物;又如嬰兒食生,則成狂亂,蓋不知次第方便熟后而食。正如痴人聞不生不滅法,不修方便觀行親證,隨言取義,自病病人。故依佛無分別智所證真實義,當方便修,所謂六度萬行,止觀雙運,離分別相,得真實相,微妙寂靜,乃自性涅槃為解脫之因,離分別妄想,即離生死故。大德多聞,當善觀於語義,勿執著於文字,尤當遠離外道經論,化他亦然。如此、可得佛之離言說不生滅第一義境。


    庚三 轉難


    爾時、大慧菩薩復承佛威神而白佛言:「世尊!世尊顯示不生不滅,無奇有特。所以者何?一切外道因,亦不生不滅。世尊亦說虛空、非數緣滅及涅槃界不生不滅。世尊!外道說因生諸世間,世間亦說無明、愛、業、妄想、為緣,生諸世間。彼因此緣,名差別耳!外物因緣亦如是。世尊與外道論,無有差別。微塵、勝妙、自在、眾生主等,如是九物不生不滅;世尊亦說一切性不生不滅,有無不可得,外道亦說四大不壞自性,不生不滅,四大常,是四大乃至周流諸趣不舍自性。世尊所說,亦復如是。是故我言無有奇特。惟願世尊,為說差別,所以奇特勝諸外道。若無差別者,一切外道皆亦是佛,以不生不滅故。而世尊說:一世界中多佛出世者,無有是處。如向所說:一世界中應有多佛,無差別故」。


    佛說真實無虛,大慧亦非凡愚,本不應有責難,唯佛懸知後世凡愚眾生於此必有疑詰,故以威神加被大慧而使轉難。


    佛所顯示不生不滅,外道亦說不生不滅;外道說諸因,佛說三無為;外道說因生諸世間,佛說世間十二緣起;外道說外物因緣,佛亦如是。外道說時、方、虛空、四大、微塵、神我、大梵天、勝妙、大自在天、眾生主、九物,佛說一切法性;外道說四大,佛亦說四大:雖稍有變異,然實無差別,佛說有何殊勝?然則外道皆即是佛,此世界中不同時而有多佛耶?是應請佛開解。


    庚四 解釋

    辛一 長行


    佛告大慧:「我說不生不滅,不同外道不生不滅。所以者何?彼諸外道有性自性,得不生不變相,我不如是墮有無品。大慧!我者、離有無品,離生滅,非性非無性。如種種幻夢現故非無性。云何無性?謂色無自性相攝受,現不現故,攝不攝故。以是故,一切性無性非無性,但覺自心現量,妄想不生,安隱快樂,世事永息。愚痴凡夫妄想作事,非諸聖賢不實妄想,如犍闥婆城及幻化人。大慧!如犍闥婆城及幻化人,種種眾生商賈出入,愚夫妄想,謂真出入,而實無有出者、入者,但彼妄想故。如是大慧!愚痴凡夫起不生不滅惑,彼亦無有有為、無為。如幻人生,其實無有若生若滅,性無性無所有故;一切法亦如是,離於生滅。愚痴凡夫墮不如實,起生滅妄想,非諸聖賢。不如實者,不爾。如性自性妄想亦不異,若異妄想者,計著一切性自性,不見寂靜,不見寂靜者終不離妄想。是故大慧!無相見勝,非相見。相見者,受生因,故不勝。大慧!無相者,妄想不生,不起不滅,我說涅槃。大慧!涅槃者,如真實義見,離先妄想心心數法,逮得如來自覺聖智,我說是涅槃」。


    佛說不生不滅異於外道,蓋外道取實有一法自體,說雲不生不滅,佛說一切種種法如幻夢唯心所現,離有無生滅故不生不滅,以如幻故,諸色無自性相,以或現或不現,或攝取或不攝取故,如前所喻之恆河火及陽焰等,故非性非無性。但了唯心,何來妄想?愚痴人以邪教邪見起邪思維,不實妄想,如執幻人入於幻城,雖見生滅,實無生滅,諸法亦然。是故愚痴妄計諸法自性,與妄想不一異,而執法自性,若不如實觀其寂靜,終不離於虛妄分別。故見一切法如幻無所有,為最勝行,即是無分別之不生不滅,即是涅槃,即是清淨無漏真實第一義,即離有漏虛妄心心所聚,即得如來自覺聖智,與外道所計不生不滅大相逕庭矣。


    辛二 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滅除彼生論,建立不生義,我說如是法,愚夫不能知。一切法不生,無性無所有,犍闥婆、幻、夢,有性者無因。不生無自性,何因空、當說!以離於和合,覺知性不現。是故空不生,我說無自性,謂——和合,性現而非有。分析無和合,非如外道見。夢、幻及垂髮,野馬、犍闥婆,世間種種事,無因而相現。折伏有因論,申暢無生義;申暢無生者,法流永不斷。熾然無因論,恐怖諸外道」。


    為除外道妄計有生,佛所以說無生。愚夫不能知佛說此不生句意,不可墮於此不生句。故無生、無性、無相,亦如干城、幻、夢等,雖有幻現假法,而實別無作者之因。佛何以說一切法空、無自性、不生耶?以所見聞一切法皆和合假相,分析至微則成無有;實則不待分折,當體即空,但凡外妄見為有耳。所以即有而空,不取一法,即空而有,不遺一法。夢、幻、空華、陽焰──野馬──干城、雖分明有而無有無之相,即無能生之因,亦不為因而生;諸法亦然,皆同一無能生所生之事。不過、即在緣起如幻、緣生無生中,暢此無生之義,以折伏彼有因之論。為我聖法流傳不斷,故盛說無因,破有作者因,怖諸外道。


    庚五 偈問


    爾時大慧以偈問曰:「云何何所因?彼以何故生?於何處和合,而作無因論」?


    大慧因佛說干城、夢、幻等,問何因而幻現?如何而見有和合相?何由而作無因論也。


    庚六 偈答


    爾時、世尊復以偈答:「觀察有為法非無因有因,彼生滅論者,所見從是滅」。


    觀察有為生滅之法,非有因,非無因,唯心變現為因,折伏外道妄因,立無因論滅其妄見。


    庚七 躡問


    爾時、大慧說偈問曰:「云何為無生?為是無性耶?為顧視諸緣有法名無生?名不應無義,惟為分別說」!


    無生之名,必有其義,是指一法無有曰無生耶?抑在生滅眾緣中考究有一法曰無生耶?大慧雙興二難,以無見中無生,及有見中無生為問。


    庚八 追頌


    爾時、世尊復以偈答:「非無性無生,亦非顧諸緣,非有性而名,名亦非無義。一切諸外道,聲聞及緣覺,七住非境界,是名無生相。遠離諸因緣,亦離一切事,唯有微心住,想、所想俱離。其身隨轉變,我說是無生。無外性無性,亦無心攝受,斷除一切見,我說是無生。如是無自性、空等應分別。非空故說空,無生故說空。因緣數和合,則有生有滅,離諸因緣數,無別有生滅。舍離因緣數,更無有異性;若言一異者,是外道妄想。有無性不生,非有亦非無;除其數轉變,是悉不可得。但有諸俗數,展轉為鉤鎖,離彼因緣鎖,生義不可得。生無性不起,離諸外道過,但說緣鉤鎖,凡愚不能了。若離緣鉤鎖別有生性者,是則無因論,破壞鉤鎖義。如燈顯眾像,鉤鎖現若然,是則離鉤鎖,別更有諸性。無性無有生,如虛空自性,若離於鉤鎖,慧無所分別。復有餘無生,賢聖所得法,彼生無生者,是則無生忍。若使諸世間,觀察鉤鎖者,一切離鉤鎖,從是得三昧。痴、愛諸業等,是則內鉤鎖;鑽、燧、泥團、輪、種子等名外。若使有他性而從因緣生,彼非鉤鎖義,是則不成就。若生無自性,彼為誰鉤鎖?展轉相生故,當知因緣義。堅、濕、暖、動法,凡愚生妄想,離數無異法,是則說無性。如醫療眾病,無有若干論,以病差別故,為設種種治。我為彼眾生,破壞諸煩惱,知其根優劣,為彼說度門。非煩惱根異,而有種種法,唯說一乘法,是則為大乘」。


    佛說無生,非無一切法,亦非觀察諸法而別有一法,然名有義,汝問皆非。此無生法,凡夫外道乃至七地菩薩皆不能知。遠離能生之因,所生之果,能想之心,所想之相,唯安住於一真微妙之微心中,轉我愛執藏之根本依而為清淨識,不見心外有法可取,而亦無能取心,故說無生;空、無性等,亦復如是。非有空之實法而說空,達一切法無生故空也。因緣和合而有生滅,離緣起法別無異因,緣散即不和合,言一言異,皆外道妄想故。離於四句,唯就十二支因緣之轉變,隨俗假設,展轉相生,猶如鉤鎖。離此鉤鎖,則無緣起,生即不有,何有於滅?所以離外道妄見過而說鉤鎖,以生無故不生起也。若離鉤鎖別計有能生法,別計異因,同於無因,是外道見,破鉤鎖義矣。明緣生即無生,若離緣生而別求無生,皆妄見也。喻燈照物者,諸物由燈而顯,是則燈外取物。無生自體猶虛空,不應離鉤鎖而求。此緣起法,乃聖智所證,為第八地菩薩證無生法忍時所得,所以能作如是觀,可離妄而得三昧。痴、愛等十二支,由無明發業,乃至於受生老死苦,是為內緣鉤鎖。若依鑽燧諸因緣而生火,泥團、輪等因緣而生瓦器,種子等因緣而生芽,曰外緣鉤鎖。設使有法離鉤鎖因緣而生他物者,此理決不成就。若執著緣生無自性為無一切法,則誰能為展轉相生之鉤鎖?所以當善了知因緣之義。凡愚計執堅、濕、暖、動四大性之法,實則離無始虛妄習氣之鉤鎖,別無諸法。了知第一義空,畢竟唯心,方能證無生之義。如來為眾生種種煩惱,說種種法門,其實只有一乘法。然則無差別之差別,如醫療眾病,亦有種種方藥,可知如來教有權實之必要也。


    己十三 揀別無常門

    庚一 問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一切外道皆起無常妄想,世尊亦說一切行無常,是生滅法,此義云何?為邪、為正?為有幾種無常」?


    前來揀別外道不生不滅之妄計,以似是則不是,種種抉擇,顯佛法之真能破真能立,嚴判邪正。大慧因此更欲抉擇外道所起分別無常之妄計,以諸行無常為佛說三乘共教三法印之一,若不加以判別,則邪說正教混淆矣!故問佛究竟有幾種。


    庚二 答

    辛一 長行

    壬一 出計破


    佛告大慧:「一切外道有七種無常,非我法也。何等為七?彼有說言:作已而舍,是名無常。有說:形處壞,是名無常。有說:即色是無常。有說:色轉變中間,是名無常。無間自之散壞,如乳、酪等轉變,中間不可見,無常毀壞一切性轉。有說:性無常。有說:性無性無常。有說:一切法不生無常,入一切法。大慧!性無性無常者,謂四大及所造自相壞,四大自性不可得,不生。彼不生無常者,非常無常,一切法有無不生,分析乃至微塵不可見,是不生義非生,是名不生無常相。若不覺此者,墮一切外道生無常義。大慧!性無常者,是自心妄想,非常無常性。所以者何?謂無常自性不壞。大慧!此是一切性無性無常事。除無常,無有能令一切法性無性者。如杖瓦石破壞諸物,現見各各不異,是性無常事;非作所作有差別,此是無常,此是事。作所作無異者,一切性常,無因性。大慧!一切性無性有因,非凡愚所知,非因不相似事生。若生者,一切性悉皆無常。是不相似事,作、所作無有別異,而悉見有異。若性無常者,墮作因性相;若墮者,一切性不究竟。一切性作因相墮者,自無常應無常,無常無常故,一切性不無常,應是常。若無常入一切性者,應墮三世,彼過去色與壞俱,未來不生,色不生故,現在色與壞相俱。色者,四大積集差別,四大及造色自性不壞,離異不異故。一切外道,一切四大不壞,一切三有,四大及造色,在所知有生滅,離四大造色,一切外道於何所思惟性無常?四大不生,自性相不壞故。離始造無常者,非四大,復有異四大,各各異相自相故,非差別可得,彼無差別。斯等不更造,二方便不作,當知是無常。彼形處壞無常者,謂四大及造色不壞,至竟不壞。大慧!竟者,分析乃至微塵,觀察壞四大及造色,形處異見,長短不可得,非四大,四大不壞,形處壞現,墮在數論。色即無常者,謂色即是無常,彼則形處無常,非四大。若四大無常者,非俗數言說。世俗言說非性者,則墮世論。見一切性但有言說,不但自相生。轉變無常者,謂色異性現,非四大;如金作莊嚴具,轉變現,非金性壞,見莊嚴具處所壞。如是余性轉變等,亦如是。如是等種種外道無常見妄想,火燒四大時自相不燒,各各自相相壞者,四大造色應斷」。


    外道所計無常有七:一、計作已即舍、或始起即舍名無常。蓋計先本無生,才生起即失其生性。二、計形處壞名無常:四大微塵能造物,不論有情、無情,形狀各異,皆要毀壞,故形狀無常,而四大不壞。三、計即色是無常,不但形處,即色、香、味等亦無常,較前進步。但能造之有形四大及所造色、香、味、觸四塵壞,四大自性則不壞。四、計色轉變中間無常,言色本不是無常,但所以轉變無常者,因其中有轉變力,能壞諸物,如乳之自位無間相續而壞滅,遂變為酪,乃至成酥、成醍醐,皆不久滅壞。在各各分位上,無間次第轉變,其中有轉變作用而不可見,雖不可見,然使諸物——毀滅轉變,曰無常。五、計性無常,言別有一物之自體,曰無常。六、計性無性無常,言萬物有形體無形體,皆是無常。七、計一切法不生無常,言別有一不生不滅之無常法,遍入一切法中,自不生滅而能生滅他法,使他無常。以上先標七種外計大意,以下帶出帶破。


    一、先出第六種而破之。外計能造四大及所造四塵,有自體相,變壞無常。堅等四大種性,自體相不可得,無生無滅,然亦變化無常。此亦依四大計無常,四大唯心,計誰無常?二、第七種計非常非無常,一切有無法中有一不生之法,此法分析極微亦不可見,雖不可見而遍在一切法,是不生義,而能使
  • 楞伽經
  • 一、先出第六種而破之。外計能造四大及所造四塵,有自體相,變壞無常。堅等四大種性,自體相不可得,無生無滅,然亦變化無常。此亦依四大計無常,四大唯心,計誰無常?二、第七種計非常非無常,一切有無法中有一不生之法,此法分析極微亦不可見,雖不可見而遍在一切法,是不生義,而能使一切法無常,故曰不生之無常相。若不覺此妄計之不生無常相,則墮諸外道計有一不生無常,能生無常之過。三、第五種性無常者,蓋言於萬物外別有一物,其體是常,能令萬物無常。按其所計,應非常非無常,名是無常,體又是常。計此自性不壞之無常法,能使一切有法變成無有,除此無有別法能令一切法──有性──變無者。喻如以杖壞瓦,被壞者壞,能壞者不壞也。現見諸法各自無常,並無能作無常者,與所作無常事之差別可得,亦不能指出此是無常,彼是此無常所成之果。倘別有自體永久不壞與一切無差別,則一切皆常,不能作一無常之因,以皆常故。如異者,亦不能作因。然一切法從有而無,此豈無因?但凡愚不能知之耳。蓋皆唯心所現,從現至不現耳。因與果異,決不能生,汝性無常若是常者,常則異於無常,如何能生無常?若常能生無常,則不相似因能生不相似果,何世間悉見牛不生馬,馬不生人而有異?又、汝所計之性無常,是否一物?是一物,則墮萬物中,諸法壞,此性無常亦應壞,性無常壞,則無能作無常因者,余法應常,而一切不究竟無常。若此作無常者,無自體,不是一物而遍一切法中,將墮在三世中,因一切法墮三世故。墮三世則過去已壞,未來不生,現在剎那與壞滅俱。又、汝若計四大造色自性不壞,故此無常與之不壞;然三界內所見、聞、覺、知者,皆有生滅,離所造色從何得四大之自性?如是則外道妄計之四大不壞,不能成立,更從何得此性無常不壞耶?四、第一種離始造無常,即始起即滅者。於始造計無常,且從始造觀之:四大各各異相,不能互造;自相亦不能造自相,他、自共造,亦更不能。造不可得,何從計始造之無常?五、第二種形處壞無常,彼亦以為能造四大及所造之色分析至微,所造上假現之形處壞,而四大能所造之色體不壞。此則墮於數論派之諸法皆常、但形轉變。六、第三種色即無常,謂能造所造有形法無常,非無形之四大自性無常。若四大皆空,則世事無有,墮於世論外道,但有言說而無自相。七、第四種轉變無常者,謂色現異相,相變而四大不變,如金具展轉相變,但金具屢改而金性不改。余者轉變,亦然。


    以上七種外道,種種虛妄分別計無常法。意謂火燒四大,四各差別,自相不燒。彼以為各各自相壞者,則能造、所造皆斷,以後不能再有。殊不知劫火洞然,一切皆壞。外道於妄見無常外妄計有常、無論其見有常、見無常,皆是異見妄執。


    壬二 顯正破


    「大慧!我法起非常非無常。所以者何?謂外性不決定故,唯說三有微心,不說種種相有生有滅。四大合會差別,四大及造色故,妄想二種事攝所攝,知二種妄想,離外性無性二種見,覺自心現量。妄想者,思想作行生,非不作行。離心性無性妄想,世間、出世間、出世間上上一切法,非常非無常;不覺自心現量,墮二邊惡見相續。一切外道不覺自妄想,此凡夫無有根本,謂世間、出世間、出世間上上,從說妄想生。非凡愚所覺」。


    佛說一切法緣起非常非無常。蓋佛法了知唯心,心外之法不可得,故非決定有四大和合之能造所造有種種相生滅,故悉離外道之妄計妄見。凡愚妄想造作,非不造作,必離此有無妄想心,修習世間、出世間上上一切法智,乃離外道。而凡夫無根本智,故終不覺知此三種法。


    辛二 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遠離於始造,及與形處異,性與色無常,外道愚妄想。諸性無有壞,大大自性住,外道無常想,沒在種種見。彼諸外道等,無若生若滅,大大性自常,何謂無常想?一切唯心量,二種心流轉,攝受及所攝,無有我我所。梵天為樹根,枝條普周遍,如是我所說,唯是彼心量」。


    外道所計七種無常,種種皆於常上計有無常,沒於種種邪見。既然四大是常,即非生滅,何法有無常耶?佛說一切唯心,能取所取二種皆是妄心流轉,無我我所。外道但以梵天為根,其餘妄計猶如枝條,離心而求,皆妄想耳。


    己十四 入滅現證門

    庚一 問


    爾時、大慧菩薩復白佛言:「世尊!惟願為說一切菩薩、聲聞、緣覺、滅正受次第相續!若善於滅正受次第相續相者,我及余菩薩終不妄舍滅正受樂門,不墮一切聲聞、緣覺、外道愚痴」。佛告大慧:「諦聽!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大慧白佛言:「世尊!惟願為說」。


    入滅受想定雖通於佛、菩薩、二乘而實有不同。蓋二乘貪住寂靜樂,而菩薩精進求至佛地,盡未來際不舍眾生。所以大慧請佛為之判別,以便同諸菩薩不舍安住覺法之樂,亦不墮於二乘貪著三昧之灰心泯智涅槃,及外道執著無想定以為究竟之愚痴。所謂不住彼岸,不住此岸,以無住為自利利他也。


    庚二 答

    辛一 長行

    壬一 三乘次第


    佛告大慧:「六地菩薩摩訶薩及聲聞、緣覺入滅正受。第七地菩薩摩訶薩念念正受,離一切性自性相正受,非聲聞、緣覺。諸聲聞、緣覺墮有行覺,攝所攝相滅正受。是故七地非念正受,得一切法無差別相,非分得種種相性,覺一切法善不善性相正受,是故七地無善念正受。大慧!八地菩薩及聲聞、緣覺,心意意識妄想相滅,初地乃至七地菩薩摩訶薩,觀三界心意意識量,離我我所自妄想修,墮外性種種相,愚夫二種自心攝所攝,向無知不覺無始過惡虛偽習氣所熏。大慧!八地菩薩摩訶薩,聲聞、緣覺涅槃,菩薩者,三昧覺所持,是故三昧門樂不般涅槃。若不持者,如來地不滿足,棄捨一切有為眾生事故,佛種則應斷。諸佛世尊為示如來不可思議無量功德。聲聞、緣覺三昧門得樂所牽故,作涅槃想。大慧!我分部七地善修心意意識相,善修我我所,攝受人法無我,生滅自共相,善四無礙,決定力、三昧門,地次第相續,入道品法。不令菩薩摩訶薩不覺自共相,不善七地,墮外道邪徑,故立地次第」。


    從初地至六地,入滅正受與二乘共,有間斷故──有時在定,有時不在定也。至七地,即無間常住定中,了一切法無有別別自性可得,實無有法動心,不同二乘取法,起作意覺入定。至八地,與二乘同舍我愛執藏。然八地之所入三昧,即二乘所執著為涅槃者。以二乘不了唯心故,灰心滅智,耽著為樂。八地菩薩在六識上,法執不起。七地無間尚假功用,八地任運不斷。初地至七地,尚須觀三界有漏心皆唯心量,離愚夫種種執取過患習氣。故八地能不住於三昧樂者,皆由佛所加持,令圓滿上求下化之本願。所以第八地修願波羅密以趨佛地,不同二乘牽於樂也。故佛分初地至七地之修習次第;善觀察心相,離人法二執,入二無我,不著生滅法自共相,入第八地;善四無礙,為第九地;決定力則達第十地;而正時時加持,不令墮入凡外過患,故立地次第也。


    壬二 實無次第


    「大慧!彼實無有若生若滅,除自心現量,所謂地次第相續及三界種種行,愚夫所不覺。愚夫所不覺者,謂我及諸佛說地次第相續,及說三界種種行。複次、大慧!聲聞、緣覺、第八菩薩地、滅三昧門樂醉所醉,不善自心現量自共相,習氣所障,墮人法無我,法攝受見,妄想涅槃想,非寂滅智慧覺。大慧!菩薩者,見滅三昧門樂,本願哀湣大悲成就,知分別十無盡句,不妄想涅槃想。彼已涅槃妄想不生故,離攝所攝妄想,覺了自心現量,一切諸法妄想不生,不墮心意意識,外性自性相計著妄想。非佛法因不生,隨智慧生,得如來自覺地。如人夢中方便度水,未度而覺,覺已思惟為正為邪,非正非邪。余無始見、聞、覺、識因想,種種習氣,種種形處,墮有無想,心意意識夢現。大慧!如是菩薩摩訶薩於第八菩薩地,見妄想生。從初地轉進至第七地,見一切法如幻等方便,度攝所攝心妄想行已,作佛法方便,未得者令得。大慧!此是菩薩涅槃方便不壞,離心意意識,得無生法忍。大慧!於第一義無次第相續,說無所有妄想寂滅法」。


    理智一如,無分別智實證真如,無施設之地相可得,亦無三界過患可觀,一切皆自心現量故。愚夫不知諸佛施設方便之意,不了唯心,見有差別。複次、八地菩薩如無佛力加被,則與二乘相同,喻如飲三昧酒,臥無為床而入涅槃。惟其不取相執法故,離盡妄想,成就自利利他悲願,修無盡行,不墮有漏心所取心外法,以無相妙慧為佛法正因,畢竟成佛。如人夢中度水,未度而覺,覺后思惟為真為假;然而非真非假,夢有醒無。種種過患現,皆各人之業報,實則醒如夢時,醒時不依佛智修,行自覺覺他,則所作猶執夢為實。此第八地菩薩見妄想生猶如幻夢。故從初地以至七地,修如幻之方便法門,離二取見,得如幻之自利。八地以至佛,復以種種方便而利他,雖得涅槃,方便不壞,離過患盡而得無生法忍。於所證第一義,皆是唯心,畢竟無所有,即次第而無次第,得寂滅法。


    辛二 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心量無所有,此住及佛地,去來及現在,三世諸佛說。心量地第七,無所有第八;二地名為住,佛地名最勝。自覺智及淨,此則是我地,自在最勝處,清淨妙莊嚴。照耀如盛火,光明悉遍至,熾焰不壞目,周輪化三有。化現在三有,或有先時化,於彼演說乘,皆是如來地。十地則為初,初則為八地,第九則為七,七亦復為八,第二為第三,第四為第五,第三為第六,無所有何次」?


    佛法明諸住、諸地,悟自心現量,心外別無所有,三世諸佛皆說。第七地曰心量住,第八地曰無所有住,乃至佛地曰最勝心量無所有住;並非別有一最勝法,祗是心量無所有耳。佛以自覺四智菩提證清淨法界,曰自受用身、法身;至於他受用身,遍一切處光明普照;三類化身,如意清涼,以身口意三輪隨機施化,方便為說諸乘。所有世間、出世間一切法,皆清淨法界所流出,皆是如來地法,無一定相續之諸法次第,畢竟唯心,一切差別悉皆平等,一切行果悉皆圓融。前者所謂平等大乘普為建立,互攝互入,豈可拘定以判頓判漸耶?


    己十五 常無常義門

    庚一 問


    爾時、大慧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來應供等正覺為常為無常」?


    大慧前已問如來自體常無常,此中復問如來體上之義相差別耳。


    庚二 答

    辛一 長行

    壬一 雙非


    佛告大慧:「如來應供等正覺非常非無常,謂二俱有過。若常者,有作主過。常者、一切外道說,作者無所作,是故如來常非常,非作常、有過故。若如來無常者,有作無常過。陰所相相無性,陰壞則應斷,而如來不斷。大慧!一切所作皆無常,如瓶、衣等,一切皆無常過。一切智眾具方便,應無義,以所作故。一切所作,皆應是如來,無差別因性故。是故大慧!如來非常非無常」。


    二俱有過者,若雲常,則同外道計有一常住之造作主宰過;若雲無常,則有同所作無常過。若五陰相所相法無自性,斷滅無有,如來非斷滅也。又、一切所造物皆無常,所造作物如瓶、衣等皆可壞者;一切智若無常,則菩薩所修福智不獲真常益。又、一切作法皆無常,一切物應皆是如來,將何因能別之?


    壬二 非常


    「複次、大慧!如來非如虛空常,如虛空常者,自覺聖智眾具無義過。大慧!譬如虛空非常非無常,離常無常、一異、俱不俱。常無常過故,不可說,是故如來非常。複次、大慧!若如來無生常者,如兔、馬等角;以無生常故,方便無義。以無生常過故,如來非常」。


    如來常,虛空亦常,如來豈同頑空?即虛空亦離四句,如來豈在四句?又、如來若以無生為常,如兔、馬等亦無生,又豈可以之比同如來耶?


    壬三 許常


    「複次、大慧!更有餘事知如來常。所以者何?謂無間所得智常,故如來常。大慧!若如來出世,若不出世,法畢定住。聲聞、緣覺、諸佛如來、無間住,不住虛空,亦非愚夫之所覺知。大慧!如來所得智,是般若所熏;非心意意識,彼諸陰、界、入處所熏。大慧!一切三有,皆是不實妄想所生,如來不從不實虛妄想生」。


    在如來自覺聖智所親證清淨法性,可以說常。如來出世與否,法性常住,所謂諸法本來面目,離言說思慮等,證時不證時皆本來如是。二乘、凡外均不覺知,唯清淨智所熏佛智乃知之耳;非三界有漏心陰、界、入法之所能及。所證理常,能證智常,故常。


    壬四 復雙非


    「大慧!以二法故有常無常,非不二。不二者,寂靜,一切法無二生相故,是故如來應供等正覺非常非無常。大慧!乃至言說分別生,則有常無常過。分別覺滅者,則離愚夫常無常見不寂靜慧者,永離常、無常,非常無常熏」。


    佛法不二,有二即有動作,不二故,不說常無常,以一切法皆寂靜故。如來者,即諸法如義,應除二分別覺,以寂靜慧離言說、離分別、離愚夫見。


    辛二 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眾具無義者,生常無常過,若無分別覺,永離常無常。從其所立宗,則有眾雜義,等觀自心量,言說不可得」。


    所有二見、四句過患,皆由眾生無實義之言說妄有所立。離分別及虛妄惡習,以平等觀一切,皆自心現,不取一法,亦非言說所能安立。


    己十六 蘊處生滅門

    庚一 問許


    爾時、大慧菩薩復白佛言:「世尊!惟願世尊更為我說陰、界、入生滅,彼無有我,誰生誰滅?愚夫者依於生滅,不覺苦盡,不識涅槃」。佛言:「善哉!諦聽!當為汝說」。大慧白佛言:「唯然、受教」。


    佛一向說陰、界、入生滅無我,所謂人法雙空。我者,恆常、統一、主宰義。即然有情眾生無我,則此色身已無有恆常、統一、主宰者,究是誰生誰滅?又誰相續?愚夫著於生死流轉,無有了苦之期,復不知了苦解脫之涅槃,既然無我,誰受生死?云何有此愚夫?此系眾生重要關頭,大慧所以請佛許說,使後來凡夫眾生,得有了脫之方。可知了生死者,並非了此色身之生死,此色身或夭、或壽乃至期頤,報盡時到,自然會了,不要修行去了。故求了生死者,須知何謂生死?如何了脫?而此中正為開示。


    庚二 解說

    辛一 長行


    佛告大慧:「如來之藏是善不善因,能遍興造一切趣生,譬如伎兒,變現諸趣,離我我所,不覺彼故三緣和合方便而生。外道不覺,計著作者,為無始虛偽惡習所熏,名為識藏。生無明住地,與七識俱,如海浪身,常生不斷。離無常過,離於我論,自性無垢,畢竟清淨。其餘諸識,有生有滅。意、意識等念念有七,因不實妄想,取諸境界、種種形處,計著名相,不覺自心所現色相,不覺苦樂,不至解脫,名相諸纏,貪生生貪、若因、若攀緣,彼諸受根滅,次第不生。余自心妄想,不知苦樂,入滅受想正受、第四禪、善真諦解脫,修行者作解脫想,不離不轉名如來藏識藏,七識流轉不滅。所以者何?彼因、攀緣諸識生故,非聲聞、緣覺修行境界,不覺無我,自共相攝受生陰、界、入;見如來藏五法、自性、人法無我則滅。地次第相續轉進,餘外道見不能傾動,是名住菩薩不動地。得十三昧道門樂,三昧覺所持,觀察不思議佛法,自願不受三昧門樂及實際,向自覺聖趣,不共一切聲聞、緣覺及諸外道所修行道,得十賢聖種性道及身智意生,離三昧行。是故大慧!菩薩摩訶薩欲求勝進者,當淨如來藏及識藏名。大慧!若無識藏名如來藏者則無生滅。大慧!然諸凡聖悉有生滅。修行者自覺聖趣,現法樂住,不舍方便。大慧!此如來藏、識藏,一切聲聞、緣覺心想所見,雖自性清淨,客塵所覆故猶見不淨,非諸如來。大慧!如來者,現前境界,猶如掌中視阿摩勒果。大慧!我於此義,以神力建立,令勝鬘夫人及利智滿足諸菩薩等,宣揚演說如來藏及識藏名,七識俱生;聲聞計著,見人法無我。故勝鬘夫人承佛威神,說如來境界,非聲聞、緣覺及外道境界。如來藏、識藏,唯佛及餘利智依義菩薩智慧境界,是故汝及余菩薩摩訶薩,於如來藏、識藏,當勤修學。莫但聞覺,作知足想」!


    如來藏前已略明有四種解釋,此處正指依第八識心王自體曰如來藏。其性無覆,並無煩惱心所與之相應。但無始來,前七識所造惑業,皆存於此能藏中,即是有漏習氣種子,逐業受報。受報者,即是第八之自體,持有漏業,故為善不善報之因,亦為善不善業之果,故興造五趣四生之根身器界。然八識心王,實離我我所,喻如伎兒搬演,假裝假扮,無人無事。凡夫不覺,取內根、外塵故,與識三緣和合。迷理、迷無我理無明,迷事、迷異熟果無明,發業潤種,以招生死流轉之果。外道不了第八心王,追究作者能造一切趣生,不知心王為無始虛習所熏故而曰藏識──即阿賴耶,雖即如來藏而有分位之差別,與無明住地之七識俱生。第八識與現行無明不相應,惟第七識相應;但藏識與七識相俱,海浪不斷,正喻生死流轉不斷;離此生死流轉,即是離我自性清淨。第八雖為第七托為本質,為第七所執我自變之影像,所以能藏自性無垢。複次、餘七念念生滅,因為第八含藏,故滅后能復起現行。第六種種不實妄想,取著種種名相,以第七為所依,覺受苦樂,從貪而生,復生於貪,皆以第八所含種習為因,復以第八見相分等為所攀緣。修禪定者,於苦、樂、憂、喜、舍、漸次離受,至第四禪,五受唯留一舍,曰舍念清淨地,斯時不知苦樂;至入滅受想定,舍受亦舍;二乘聖得真諦解脫,然仍不離習氣,仍名藏識,第七仍有一部分法我執相應而起,取為所緣,蓋不覺法無我,仍執取陰、界、入自共相也。若見五陰實無自性,即破二乘法執,入菩薩地,漸轉第八,舍藏識名,染污七識亦舍,則見如來藏而通達諸法,外道惡見所不能動。住菩薩不動地,進向自覺聖趣。由是以觀,如將如來藏上之阿賴耶了脫,即了生死。故菩薩了生死不同二乘,不住生死,不住涅槃,現身六道,不舍方便。此如來藏、藏識,二乘習氣猶覆,外道更不能見,菩薩隨分證得,如來究竟明了清淨,如觀掌中阿摩勒果。所以往昔在勝鬘經中,以神力加被勝鬘夫人及餘利智依義菩薩,使了解之,而為其餘菩薩說此如來藏識種種勝義。此會菩薩,更當精進修學,實證佛境界也。


    辛二 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甚深如來藏,而與七識俱,二種攝受生,智者則遠離。如鏡像現心,無始習所熏,如實觀察者,諸事悉無事。如愚見指月,觀指不觀月,計著名字者,不見我真實。心為工伎兒,意如和伎者,五識為伴侶,妄想觀伎眾」。


    藏識與七識俱,執之則有能取、所取,智者當遠離也。此皆無始妄習所熏,如鏡現像,像本無有,不須離像而知其無。著名字者,如觀指而不能見月。若人識得心,根本器界皆是心,勿離此而覓心耳。下以伎場為喻:藏心為唱,第七為和,前五是伴侶,而六意識為觀伎人;而觀伎人不當虛妄分別,執幻為實。


    己十七 四法差別門

    庚一 請許


    爾時、大慧菩薩白佛言:「世尊!惟願為說五法、自性、識、二種無我究竟分別相,我及余菩薩摩訶薩於一切地次第相續,分別此法入一切佛法。入一切佛法者,乃至如來自覺地」。佛告大慧:「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大慧白佛言:「唯然、受教」。


    大慧於五法等久已通達,前來亦有問明,此中復問究竟分別相,為其餘菩薩了達次第相續之相,漸修諸地而達佛耳。


    庚二 解說

    辛一 長行

    壬一 總說


    佛告大慧:「五法、自性、識、二種無我分別趣相者,謂名、相、妄想、正智、如如。若修行者修行,入如來自覺聖趣,離於斷常、有無等見,現法樂正受住現在前。大慧!不覺彼五法、自性、識、二無我,自心現外性,凡夫妄想,作諸聖賢」。


    善能觀察名、相、妄想、正智、如如者,則能入自覺聖趣而離於二見,現證法樂。如不覺知五法、自性、諸識、無我、唯心所現,即非聖智。


    壬二 問答

    癸一 正明五法


    大慧白佛言:「世尊!云何愚夫妄想生,非諸聖賢」?佛告大慧:「愚夫計著俗數名相,隨心流散。流散已,種種相像貌,墮我我所見,希望計著妙色。計著已,無知覆障,故生染著。染著已,貪、恚、痴所生業積集。積集已,妄想自纏,如蠶作繭,墮生死海、諸趣曠野,如汲井輪。以愚痴故,不能知如幻、野馬、水月,自性離我我所,起於一切不實妄想。離相所相及生住滅,從自心妄想生,非自在、時節、微塵、勝妙生,愚痴凡夫隨名相流。大慧!彼相者,眼識所照名為色,耳、鼻、舌、身、意、意識所照,名為聲、香、味、觸、法,是名為相。大慧!彼妄想者,施設眾名,顯示諸相,如此不異象、馬、車、步、男、女等名,是名妄想。大慧!正智者,彼名相不可得,猶如過客,諸識不生,不斷不常,不墮一切外道、聲聞、緣覺之地。複次、大慧!菩薩摩訶薩以此正智,不立名相,非不立名相,舍離二見──建立及誹謗,知名相不生,是名如如。大慧!菩薩摩訶薩住如如者,得無所有境界故,得菩薩歡喜地。得菩薩歡喜地已,永離一切外道惡趣,正住出世間趣,法相成熟,分別幻等一切法,自覺法趣相,離諸妄想,見性異相。次第乃至法雲地,於其中間,三昧、力、自在、神通開敷。得如來地已,種種變化圓照示現,成熟眾生,如水中月,善究竟滿足十無盡句,為種種意解眾生分別說法。法身離意所作,是名菩薩入如如所得」。


    正明五法,重重譬解,正令眾生遠離妄想執著。不了名相假立,種種計執,妄想自纏,起諸生滅。但了唯心,不見六塵,何來種種名相?不了假說顯示,男顯男相,女顯女相。名中不可得相,相中不可得名,正智觀察,名相互為過客,則分別息而妄見離,不墮二乘。然正智離妄想,不立名相,亦非不立,所謂「文字性離,即解脫相」。離一切見,親證真如,一切相無所有,是為初地菩薩。於是離一切所應證,離一切所能證,次第而至十地,神通功德,究竟圓滿,而仍不違本願,成熟眾生,普應普現,不假造作,如如不動,圓成一切佛事。


    癸二 通攝三性


    爾時、大慧菩薩白佛言:「世尊!云何世尊為三種自性入於五法?為各有自相宗」?佛告大慧:「三種自性及八識、二種無我,悉入五法。大慧!彼名及相,是妄想自性。大慧!若依彼妄想生心心法,名俱時生,如日光俱,種種相各別分別持,是名緣起自性。大慧!正智、如如者,不可壞故,名成自性」。


    大慧問佛:五法及三自性,各不相攝,抑五法攝三自性耶?佛答:五法可攝三自性、八識、二無我。此先攝三自性:名相二法攝妄想自性。妄想所俱生心心所,待緣而起,如日與光,合緣起自性。正智、如如不可壞,攝成自性。成唯識論安慧菩薩所配,與此相同。


    壬三 抉擇


    「複次、大慧!自心現妄想八種分別,謂識藏、意、意識、及五識身相者,不實相妄想故。我我所二攝受滅,二無我生。是故大慧!此五法者、聲聞、緣覺、菩薩、如來、自覺聖智,諸地相續次第,一切佛法悉入其中」。


    自心妄想現八識之名相,起八識之分別,然皆不實妄想,離我我所。得二無我正智者,正智、如如,無如是名、相、妄想分別也。


    壬四 別顯


    「複次、大慧!五法者,相、名、妄想、如如、正智。大慧!相者,若處所、形相、色像等現,是名為相。若彼有如是相,名為瓶等,即此非余,是說為名。施設眾名,顯示諸相瓶等心心法,是名妄想。彼名、彼相畢竟不可得,始終無覺,於諸法無展轉,離不實妄想,是名如如。真實、決定、究竟、自性不可得,彼是如相;我及諸佛,隨順入處,普為眾生如實演說,施設顯示於彼。隨入正覺,不斷不常,妄想不起,隨順自覺聖趣,一切外道、聲聞、緣覺、所不得相,是名正智」。


    此再別顯五法;依相立名,復依名相而有心心所之分別妄想,了知名相不可得,妄想亦無實,實證如如,自覺覺他,圓滿正智。此言須證真如乃成正智。


    壬五 結成


    「大慧!是名五法、三種自性、八識、二種無我、一切佛法悉入其中。是故大慧!當自方便學,亦教他人,勿隨於他」。


    顯五法攝一切法盡,自覺覺他,勿隨外道而轉。


    辛二 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五法、三自性,及與八種識,二種無有我,悉攝摩訶衍。名、相、虛妄想,自性二種相;正智及如如,是則為成相」。


    前偈言所有大乘法悉攝於此五法等中。后偈五法攝三性,同長行。


    己十八 佛如恆沙門

    庚一 問


    爾時、大慧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世尊所說句:「過去諸佛如恆河沙,未來、現在亦復如是」。云何世尊為如說而受?為更有餘義?惟願如來,哀湣解說」!


    佛曾有言:三世諸佛如恆河沙,此說實耶?抑有別義?


    庚二 答

    辛一 長行

    壬一 不如說受


    佛告大慧:「莫如說受!三世諸佛量,非如恆河沙。所以者何?過世間望,非譬所譬。以凡愚計常,外道妄想長養惡見生死無窮。欲令厭離生死趣輪,精勤勝進故,為彼說言:諸佛易見,非如優曇缽華難得見故,息方便求。有時復觀諸受化者,作是說言:佛難值遇,如優曇缽華。優曇缽華,無已見、今見、當見,如來者世間悉見。不以建立自通故,說言如來出世如優曇缽華。大慧!自建立自通者,過世間望,彼諸凡愚所不能信。自覺聖智境界,無以為譬,真實如來,過心意意識所見之相,不可為譬」。


    先誡大慧莫作是言。蓋諸佛數量非恆沙可比,以超世間所知數量故。為令凡夫、外道眾生離生死輪迴,勇猛精進,而說有此易見之數,非如難遇之優曇缽羅 ──此雲金蓮華──也。如來既不可比以恆沙之多,亦非如金蓮華之難值,此皆如來為令眾生髮心離妄想故而說,並非建立自通。如來自體,過三界眾生心意識所見之相,無以為譬也。


    壬二 更有餘義


    「大慧!然我說譬佛如恆河沙,無有過咎。大慧!譬如恆沙,一切魚鱉、輸收魔羅、師子、象、馬、人獸踐踏,沙不念言彼惱亂我而生妄想;自性清淨,無諸垢污。如來應供等正覺自覺聖智恆河,大力神通自在等沙,一切外道諸人獸等一切惱亂,如來不念而生妄想,如來寂然無有念想,如來本願以三昧樂安眾生故,無有惱亂,猶如恆沙等無有異。又斷
  • 楞伽經
  • 「大慧!然我說譬佛如恆河沙,無有過咎。大慧!譬如恆沙,一切魚鱉、輸收魔羅、師子、象、馬、人獸踐踏,沙不念言彼惱亂我而生妄想;自性清淨,無諸垢污。如來應供等正覺自覺聖智恆河,大力神通自在等沙,一切外道諸人獸等一切惱亂,如來不念而生妄想,如來寂然無有念想,如來本願以三昧樂安眾生故,無有惱亂,猶如恆沙等無有異。又斷貪恚故:譬如恆沙是地自性,劫盡燒時燒一切地也,而彼地大不舍自性,與火大俱生故;其餘愚夫作地燒想,而地不燒,以火因故。如是大慧!如來法身如恆沙不壞。大慧!譬如恆沙無有限量,如來光明亦復如是,無有限量;為成熟眾生故,普照一切諸佛大眾。大慧!譬如恆沙,別求異沙,永不可得。如是大慧!如來應供等正覺無生死生滅,有因緣斷故。大慧!譬如恆沙增滅不可得知。如是大慧!如來智慧,成熟眾生不增不滅,非身法故。身法者,有壞,如來法身非是身法。如壓恆沙油不可得;如是一切極苦眾生逼迫如來,乃至眾生未得涅槃,不舍法界自三昧願樂,以大悲故。大慧!譬如恆沙,隨水而流,非無水也。如是大慧!如來所說一切諸法隨涅槃流,是故說言如恆河沙。如來不隨諸去流轉,去是壞義故。大慧!生死本際不可知,不知故,云何說去?大慧!去者斷義,而愚夫不知」。


    然佛亦可以恆沙譬。如來安樂眾生本願,不以外道諸人獸等之惱亂而生惱,如恆河不嫌魚、鱉及輸收魔羅──此雲殺子惡魚──所惱亂而有妄想。如來法身如恆沙而不壞,雖歷三世間而平等不動。如來光明及度眾生無量,亦如恆河無有限量。如來自覺聖智河中,皆是無漏功德,毫無有漏因緣,猶之恆沙是恆河之沙,非他河之沙。如來正智等同如如,無有增滅,如恆沙之增滅不可得知。眾生雖以極苦之法壓逼如來,而如來決不起煩惱,如沙中不能逼油出,皆以大悲心不舍眾生也。如來說一切法,皆順涅槃而說,隨聖智河而流,所謂「無不從此法界流,無不還歸此法界」。如來者,恆常不壞,當處即是,坐斷三際,更無來去,以是故,說佛可喻恆沙,然非不知生死本際之愚夫可知耳。


    壬三 問答抉擇


    大慧白佛言:「世尊!若眾生生死本際不可知者,云何解脫可知」?佛告大慧:「無始虛偽過惡妄想習氣因滅,自心現,知外義,妄想身轉,解脫不滅。是故無邊非都無所有,為彼妄想,作無邊等異名。觀察內外離於妄想,無異眾生智及爾焰,一切諸法悉皆寂靜。不識自心現妄想,故妄想生,若識則滅」。


    大慧問:眾生既不知生死本際,云何而得解脫?佛告以:乃無始虛妄惡習滅也,知外境自心現而阿賴耶身轉;然並非如來藏斷滅,就於轉舍處知解脫。觀內外不起妄分別,非離去眾生而始無人法可得,即能取智、所取境皆虛幻無實,如是即轉如來清淨法身而染心自滅矣。


    辛二 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觀察諸導師,猶如恆河沙,不壞亦不去,亦復不究竟,是則為平等,觀察諸如來。猶如恆沙等,悉離一切過,隨流而性常,是則佛正覺」。


    觀察恆沙諸佛,不來、不去、不壞,安樂眾生故,亦不究竟滅,是則平等觀也。猶如恆沙隨恆流而性常,喻佛隨類說法,法性不壞。


    己十九 諸法剎那門

    庚一 請許


    爾時、大慧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唯願為說一切諸法剎那壞相。世尊!云何一切法剎那」?佛告大慧:「諦聽!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


    因佛常說一切眾緣起法,隨生即滅,不待他緣,故問若一定執剎那變壞,安有常住無為?請佛分別:還是盡一切法剎那壞?還是有法非剎那壞?


    庚二 解說

    辛一 長行

    壬一 直說


    佛告大慧?「一切法者,謂善、不善、無記,有為、無為,世間、出世間,有罪、無罪,有漏、無漏,受、不受。大慧!略說心意意識及習氣,是五受陰因。是心意意識習氣,長養凡愚善不善妄想。大慧!修三昧樂,三昧正受現法樂住,名為賢聖善無漏。大慧!善不善者,謂八識。何等為八?謂如來藏名識藏心、意、意識、及五識身,非外道所說。大慧!五識身者,心、意、意識俱,善不善相,展轉變壞,相續流注,不壞身生,亦生亦滅,不覺自心現,次第滅余識生,形相差別,攝受意識,五識俱相應生,剎那時不住,名為剎那。大慧!剎那者,名識藏如來藏意俱生識習氣剎那,無漏習氣非剎那,非凡愚所覺。計著剎那論,故不覺一切法剎那非剎那,以斷見壞無為法。大慧!七識不流轉,不受苦樂,非涅槃因。大慧!如來藏者,受苦樂,與因俱,若生若滅。四住地、無明住地所醉,凡愚不覺,剎那見,妄想熏心。複次、大慧!如金金剛,佛舍利,得奇持性,終不損壞。大慧!若得無間有剎那者,聖應非聖?而聖未曾不聖;如金金剛雖經劫數稱量不減。云何凡愚不善於我隱覆之說,於內外一切法作剎那想」!


    平常說一切法,概括而言,有名無義,極為儱侗。此中略表諸法:善者、謂與善心所相應等流而起法,惡者、謂煩惱不善心所相應等起,無記者、謂與不定遍行等相應等起。有為、通上三性,無為、唯是善性。無為乃一切有為法之體性,有為乃無為之相用。無為甚深,不可言說,藉有為而顯,如是凡一切法有生滅、差別、遷流造作、及有作用義相者,即是有為;常住、平等、不差別,曰無為。又、即一切法離一切相,曰無為;即一切相顯一切法,曰有為;無為、即真如也。世間、出世間,即凡聖之別:得證聖智,是出世間法。世、表遷變無常及表虛偽不實,落在此種時世世俗間,即是世間法;倘能出離遷變、虛偽之法,即不落世間。世、出世法之體性,皆是無為;其相用皆有為。不依律儀,曰有罪。依律儀,曰無罪。漏者、煩惱義。有漏者,並非心完全是煩惱,但有煩惱攙入即名有漏,反之即無漏。佛純無漏,菩薩亦有漏亦無漏,二乘入滅則無漏,未入滅亦同菩薩,凡夫純有漏。初禪三受,乃至四禪仍有舍受;此受不受,在定上分別之等差;得滅受想定時,則均不受。法門無量,此略敘述。


    五受陰,即有漏五陰。世間妄想、通於三性。現證智證諸法實性,名現法樂住,乃聖位之善無漏法。八識皆通善不善等。五識身者,五識起時,定依六、七、八識而起:根本、染淨、通於三性,五根不壞,總可相續流注,但有時亦不起,即俱起亦剎那生滅。五識緣境,皆自心現,即自第八識上相分亦緣不到,但由取相次第,與余攝取形相差別意識俱生,剎那生滅不住,名為剎那。藏識含藏無始妄習,亦多剎那。但菩薩聖智之無漏福慧功德,即非剎那。凡夫不了,由一切有漏法剎那,遂斷見壞無為法亦剎那。複次、受生死流轉及苦樂報,乃第八識,非前七識。前六曰異熟生,非如第八為生死涅槃依。所以了脫,即是轉第八根本依。如來藏與有漏習氣俱有生滅,見思惑四住地及無明住地之所醉,非真非不真。若聖智證無為法性,則如金剛、舍利,永不再壞。所以菩薩有進無退,二乘聖智亦不退墮。愚夫不知說剎那者,依有為有漏說,不依無為無漏,奈何一切計剎那耶?


    壬二 問答


    大慧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世尊說:「六波羅密滿足得成正覺」。何等為六」?佛告大慧:「波羅密有三種分別,謂世間、出世間、出世間上上。大慧!世間波羅密者,我我所攝受計著,攝受二邊,為種種受生處,樂色、聲、香、味、觸故,滿足檀波羅密。戒、忍、精進、禪定、智慧、亦如是。凡夫神通及生梵天。大慧!出世間波羅密者,聲聞、緣覺、墮攝受涅槃故,行六波羅密,樂自己涅槃樂。出世間上上波羅密者,覺自心現妄想量攝受、及自心二故,不生妄想。於諸趣攝受非分,自心色相不計著,為安樂一切眾生故,生檀波羅密。起上上方便,即於彼緣妄想不生戒,是屍波羅密。即彼妄想不生忍,知攝所攝,是羼提波羅密。初中后夜精勤方便,隨順修行方便,妄想不生,是毗梨耶波羅密。妄想悉滅,不墮聲聞涅槃攝受,是禪波羅密。自心妄想非性,智慧觀察,不墮二邊,先身轉勝而不可壞,得自覺聖趣,是般若波羅密」。


    大慧復問:如何修六度滿足而非剎那生滅耶?佛答:三種分別:世間者、有為有漏;出世間者、有為無漏,所修福智已非剎那;出世間上上者、有為無為無漏,即一切如來平等法身。大慧所問正是有為無漏,正是因中福智,以為果上莊嚴,五乘所共、聖人亦具者是。世間六度,貪著種種受生,種種神通,故祗生天而已。出世六度,不取三界福報,向所取之解脫而了生死,住於涅槃之樂,此乃三乘所共,唯大乘不住著。出世間上上六度者,乃大乘不共度,覺能攝所攝者皆是妄想。超出諸趣,亦通二乘;就無所行,安樂眾生,修六度,以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不見有修六度及所修之六度,知六度皆唯自心,即得無生法忍、一切法寂滅忍;乃至上不見有佛果可成,下不見有眾生可度,亦不墮二乘取空寂。佛性常寂不壞,轉得最勝身而不壞,明無漏身非剎那壞也。故六度具足,證自覺趣,金剛不空,究竟堅固。


    辛二 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空、無常、剎那,愚夫妄想作,如河、燈、種子,而作剎那想。剎那息煩亂,寂靜離所作,一切法不生,我說剎那義。物生則有滅,不為愚者說,無間相續性,妄想之所熏。無明為其因,心則從彼生,乃至色未生,中間有何分?相續次第滅,余心隨彼生,不住於色時,何所緣而生?以從彼生故,不如實因生,云何無所成,而知剎那壞?修行者正受,金剛、佛舍利,光音天宮殿,世間不壞事,住於正法得,如來智具足。比丘得平等,云何見剎那?犍闥婆、幻等,色無有剎那,於不實色等,視之若真實」。


    空、無常、剎那三者,皆為愚夫有為有漏而說,喻如河流、燈焰、種子。應了知佛所說義,有為有漏凡夫之法,應寂靜離而不取著剎那。三界有漏,有生有滅,愚夫不知,生死流轉,無間相續,妄想所熏;智者了知須離。無明住地之七識俱第八,乃名藏識,根身器界從之變現。心剎那滅,色則無從而生,如何可於中間計其次第生、次第滅?前六從所緣境而生,心隨生時,無色可住,云何而生?生且不生,滅何從滅?所以明生滅即是無生滅,修行得聖智,如金剛、舍利等究竟不壞。出世間、住於正法平等,比丘亦得平等智,前曾說所證法常,能證智常,如何有剎那壞?明一切皆如幻,色法不實,隨生隨滅即無生滅,即是通達諸法實相,即真實性,云何有剎那壞?


    己二十 如來變化門

    庚一 請許


    爾時、大慧菩薩復白佛言:「世尊!世尊記阿羅漢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與諸菩薩等無差別?一切眾生法不涅槃,誰至佛道?從初得佛至般涅槃,於其中間不說一字,亦無所答?如來常定故,亦無慮,亦無察?化佛化作佛事?何故說識剎那展轉壞相?金剛力士常隨侍衛?何不施設本際?現魔魔業,惡業果報,旃遮摩納,孫陀利女,空缽而出,惡業障現,云何如來得一切種智而不離諸過」?佛告大慧:「諦聽!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大慧白佛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


    阿羅漢與菩薩無差別,如何又有此名?不涅槃眾生是無種性,如何可以成佛?何故不說一字?既然常定,何故又應機說法?佛身何用侍衛?為何不說生死之始?如來為何還有惡業障惡業報──旃遮摩納,乃婆羅門女,謗佛無禮;孫陀利女、乃外道,殺女謗佛所殺;空缽而出、言入婆利那村,空缽而出事──如何佛說究竟離過圓滿?佛既證一切法平等性,了一切法差別,如何有以上諸可疑之端?而且如何尚有魔業障報?此一問,乃大慧最後之問,故畢舉所疑而興難也。


    庚二 解說

    辛一 長行


    佛告大慧:「為無餘涅槃故說,誘進行菩薩行者故。此及余世界修菩薩行者,樂聲聞乘涅槃,為令離聲聞乘進向大乘,化佛授聲聞記,非是法佛。大慧!因是故記諸聲聞與菩薩不異。大慧!不異者,聲聞、緣覺、諸佛如來,煩惱障斷,解脫一味,非智障斷。大慧!智障者,見法無我,殊勝清淨。煩惱障者,先習見人無我斷,七識滅;法障解脫,識藏習滅,究竟清淨。因本住法故,前後非性。無盡本願故,如來無慮無察而演說法。正智所化故,念不妄故,無慮無察。四住地、無明住地、習氣斷故,二煩惱斷,離二種死,覺人法無我及二障斷。大慧!心、意、意識、眼識等七,剎那習氣因,善無漏品離,不復輪轉。大慧!如來藏者,輪轉涅槃苦樂因。空亂意慧愚痴凡夫所不能覺。大慧!金剛力士所隨護者,是化佛耳,非真如來。大慧!真如來者,離一切根量,一切凡夫、聲聞、緣覺、及外道,根量悉滅,得現法樂住,無間法智忍故,非金剛力士所護。一切化佛,不從業生;化佛者,非佛,不離佛。因陶家輪等眾生所作相而說法,非自通處,說自覺境界。複次、大慧!愚夫依七識身滅,起斷見;不覺識藏故,起常見。自妄想故,不知本際;自妄想慧滅故,解脫;四住地、無明住地、習氣斷故,一切過斷」。


    二乘僅解脫分段生死,仍是有餘涅槃,因欲其證無餘,為引誘修菩薩行者令不退墮,何必多走此二乘路?以前所授記,乃化佛,非法佛也。故說與菩薩不異,是有密意。入滅受想定六識斷,七識一部份我執斷,染第八識未斷,故令諸識皆斷。此中無種性一問未答者,因八識心體皆平等,故名佛也。法性一切常住,本來如是,佛說本來如是之法,故不說一字。所謂無慮無察有種種作用功德,具如此中所述。以無漏法將一切有漏法悉離,不復輪轉。凡愚不覺,執諸法皆剎那,妄著於空;即空亂意菩薩,亦不了知聖智境界。金剛隨護者,化佛耳;得法樂之四智菩提清淨法界,非見聞覺知之所到。化佛示種種業報相,有他依性無自依性,因眾生惡業所感故,現惡業障,如水中月不離空中月,而亦非真月。又如陶輪因器而造,觀機應感而有種種現身說法,非佛自通境界。愚夫但依六、七二識身,不知藏識,故本際不可得。若離於分別,即趨解脫道。如來五住煩惱習氣俱斷,故云一切過斷。


    辛二 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三乘亦非乘,如來不磨滅,一切佛所記,說離諸過惡。為諸無間智,及無餘涅槃,誘進諸下劣,是故隱覆說。諸佛所起智,即分別說道,諸乘非為乘,彼則非涅槃。欲、色、有及見,說是四住地。意識之所起,識宅意所住。意及眼識等,斷滅說無常;或作涅槃見,而為說常住」。


    三乘非自覺聖智有差別,隨眾生無明厚薄之不同而施設。如來並無業報,以證得無間聖智而得涅槃,為下凡眾生說,令其仍舊成佛,隨順而說,並非真實境界。說三乘,並非真實涅槃,唯此自覺更無餘也。三界見惑,欲色界思惑三,故說有四住地。意以八識為宅,隨時發生種現。斷滅之見,皆系妄計。或不了知涅槃而妄說常住,亦是邪智。


    己二十一 遮斷肉食門

    庚一 請許


    爾時、大慧菩薩以偈問曰:「彼諸菩薩等,志求佛道者,酒、肉及與蔥,飲食為云何?惟願無上尊,哀湣為演說!愚夫所貪著,臭穢無名稱,虎狼所甘嗜,云何而可食?食者生諸過,不食為福善。惟願為我說,食不食罪福」。大慧菩薩說偈問已,復白佛言:「惟願世尊,為我等說食不食肉功德、過惡。我及諸菩薩,於現在、未來,當為種種希望食肉眾生分別說法,令彼眾生慈心相向;得慈心已,各於住地清淨明了,疾得究竟無上菩提。聲聞、緣覺、自地止息已,亦得速成無上菩提。惡邪論法諸外道輩,邪見斷常,顛倒計著,尚有遮法,不聽食肉;況復如來世間救護,正法成就。而食肉耶」?佛告大慧:「善哉!善哉!諦聽!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大慧白佛言:「唯然、受教」。


    化他智二十一門,前二十門專究定慧,此末后一門系討論戒律。夫小乘以斷愛為首,大乘以慈悲為根本,故能不殺即是具足一切戒品。所謂以慈心不殺故,即不侵損他人,是具足不盜戒;不侮戲他人,即具足不淫戒;不欺誑他人,即具足不妄戒;不嬈亂他人,即具足不飲酒戒;乃至具足十根本戒,盡虛空微塵戒,及如來清淨戒。如來教化真實義,令眾生離染得淨。前言修慧斷妄證真,修定、攝散入定,而一切定慧皆應攝於戒律中。又前既圓滿定、慧,今更當圓滿慈悲。


    大慧請問,先偈、后以長行,皆由大慈悲本願吐露,而為末世眾生開慈悲福智。故言:凡菩薩乃至求佛道者,皆不應飲酒、食肉、以及五葷之菜。以身染臭穢而無名稱,自儕於食肉之畜生一類!況食肉者,罪過無邊;不食者,福善亦無量。大慧所以以此意陳請佛前,求佛方便說法,令彼眾生皆具足慈心,清淨明了。無論凡夫、二乘,以此慈悲心為根本故,而得無上菩提。且邪論外道,猶有肉食之戒,而況我佛教之救護世間成就正法者耶?此佛所讚歎許為宣示也。


    庚二 解說

    辛一 長行


    佛告大慧:「有無量因緣,不應食肉。然我今當為汝略說:謂一切眾生從本已來,展轉因緣,嘗為六親,以親想故不應食肉。驢、騾、駱駝,狐、狗、牛、馬,人獸等肉,屠者雜賣故,不應食肉。不淨氣分所生長故,不應食肉。眾生聞氣,悉生恐怖,如旃陀羅及譚婆等,狗見憎惡,驚怖群吠故,不應食肉。又令修行者慈心不生故,不應食肉。凡愚所嗜,臭穢不淨,無善名稱故,不應食肉。令諸咒術不成就故,不應食肉。以殺生者,見形起識,深味著故,不應食肉。彼食肉者,諸天所棄故,不應食肉。令口氣臭故,不應食肉。多惡夢故,不應食肉。空閒林中,虎狼聞香故,不應食肉。令飲食無節故,不應食肉。令修行者不生厭離故,不應食肉。我嘗說言:「凡所飲食,作食子肉想,作服藥想」故,不應食肉;聽食肉者,無有是處。複次、大慧!過去有王,名師子蘇陀娑,食種種肉,遂至食人。臣民不堪,即便謀反,斷其俸祿。以食肉者有如是過故,不應食肉。複次、大慧!凡諸殺者,為財利故,殺生屠販。彼諸愚痴食肉眾生,以錢為網而補諸肉。彼殺生者,若以財物,若以鉤網,取彼空行、水、陸眾生,種種殺害,屠販求利。大慧!亦無不教、不求、不想、而有魚肉,以是義故,不應食肉。大慧!我有時說遮五種肉,或制十種;今於此經,一切種、一切時、開除方便一切悉斷。大慧!如來應供等正覺,尚無所食,況食魚肉?亦不教人。以大悲前行故,視一切眾生猶如一子,是故不聽令食子肉」。


    自有無量因緣至無有是處,言不應食肉之因緣有無量,今且略舉十五種耳。文顯易解。如來非但制止食肉,且於非食肉亦有節制。以色身飢餓,不得不藉以維持,然菜蔬之類,亦有種種目所不能見之微生物,聚殖其間,故當食時,作食子肉想即可不貪,作服藥想即知數量。然則以此而觀,則似第一種因緣有無量劫六親輪迴墮落於中者,安可而食肉耶?過去有王下一段,以事證肉食之不足更益之食人,卒至亡國,可以為鑒。凡諸殺者下一段,系別明。謂即有食三淨肉、五淨肉者,亦不妥。若不食,彼捕獵、屠售,皆不能成就,是其罪仍須以錢求享者負之耳。我有時說下一段,是正戒肉食之不宜。佛從前曾方便說五種淨食,或十種不淨肉,皆方便權門,非真實義;在此經中,明一切悉斷。蓋修行皆以大悲心為引導,視一切眾生猶如己子也。


    辛二 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曾悉為親屬,鄙穢不淨雜,不淨所生長,聞氣悉恐怖。一切肉與蔥,及諸韭、蒜等,種种放逸酒,修行常遠離。亦常離麻油,及諸穿孔床,以彼諸細蟲,於中極恐怖。飲食生放逸,放逸生諸覺,從覺生貪慾,是故不應食。由食生貪慾,貪令心迷醉,迷醉長愛欲,生死不解脫。為利殺眾生,以財網諸肉,二俱是惡業,死墮叫呼獄。若無教想求,則無三淨肉,彼非無因有,是故不應食。彼諸修行者,由是悉遠離,十方佛世尊,一切鹼呵責。展轉更相食,死墮虎狼類,臭穢可厭惡,所生常愚痴。多生旃陀羅,獵師譚婆種,或生陀夷尼,及諸食肉性──羅剎、貓、狸等,遍於是中生。縛象與大雲,央掘利魔羅,及此楞伽經,我悉制斷肉。諸佛及菩薩,聲聞所呵責,食已無慚愧,生生常痴冥。先說見、聞、疑,已斷一切肉,妄想不覺知,故生食肉處。如彼貪慾過,障礙聖解脫,灑、肉、蔥、韭、蒜,悉為聖道障。未來世眾生,於肉愚痴說,言此淨無罪,佛聽我等食。食如服藥想,亦如食子肉,知足生厭離,修行行乞食。安住慈心者,我說常厭離,虎狼諸惡獸,恆可同游止。若食諸血肉,眾生悉恐怖,是故修行者,慈心不食肉。食肉無慈慧,永背正解脫,及違聖表相,是故不應食。得生梵志種,及諸修行處,智慧富貴家,斯由不食肉」。


    頌文之意,與長行同,不過有前後詳簡耳。第三偈中麻油,言西竺有一種麻油,系以蟲所壓出,故不可食。而此嚴戒斷肉食之理,不但此經切實決顯,他如縛象經、大雲經、央掘利魔羅經等,皆悉制斷食肉,人亦何必而障解脫違聖相而息滅慈心也哉!要知今生之得生於淨裔門第,具足智慧,生長富貴家者,皆由往劫前世不食肉之報。所以智者宜思:誰為罪過?誰增福德?斯由一味之貪,可不勉為戒斷,而即以入於定慧之門,以求自覺聖智無上菩提也!(陳慧秉記)(天童寺印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