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花店》的異色
2009/04/23, 週四     文/湯禎兆   
最初對《霜花店》委實不抱厚望,尤其經過上次裴勇俊的《挑情寶鑑》(台譯《醜聞》)打撃後,對南韓情慾片的信心,可謂大打折扣。不過2008年確屬韓片小陽春的回魂時分,《追撃者》發人深省的人性尊嚴探討,固然看得人心情沉重;至若如《風塵三俠決戰地獄門》(台譯《神偷.獵人.斷指客》),就連西方權威雜誌《Sight and Sound》都對它另眼相看,可說到韓片於2008年的而且確殺出一條血路。


《霜花店》作為一齣描述宮闈情慾鬥爭的大型製作,製作上可說並不馬虎。而且比對起一般的金枝慾孽式情節,它以重帝的寵臣出入於同性與異性的愛慾之間的掙扎為賣點,理所當然也有一定的噱頭。而我想這也是電影得以在香港公映的最大因由,還好電影對同性及異性愛戀的鋪陳,基本上都有背後的劇情脈絡支撐,不會淪為如《挑情寶鑑》般掛羊頭賣狗肉的窠臼。


當然《霜花店》不過沿用通俗劇的格局,重要在於製造戲劇衝突場面,此所以對同志觀眾來說,自不免對護衛武士統領洪麟(趙寅成飾)的忽然“變節”(由同性愛轉為異性愛)語焉不詳。事實上,導演從來沒有立足於同志電影的角度,去經營及刻劃當中的同志世界──高麗王(朱鎮模飾)建立36人的健龍衛兵團,本來就具備“後宮”與“護駕”的雙重功能,而36人本身的性取向,他們有多大程度屬一同志兵團,在電影中也一概沒有提及輕省抹去。導演柳河去捕捉的,不過是起伏波瀾的情節,從而方便帶動觀眾的心情變化,去進入當中的情慾交錯及刀光劍影世界。


《霜花店》與《追擊者》及《風塵三俠決戰地獄門》比較,當然大有距離──無論劇力及創意及遠遠有所不及。但對照起先前的南韓情慾片而言,它至少能做到不過不失,四平八穩,把在古代尋常不已的宮闈亂事重組出來,為觀眾提供見識韓國歷史劇的一次機會,那大抵還屬可以一看的

goodfil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